• 例假超30天,醫生說我馬上可能休克

    2021-05-29 17:55:48 果殼

    從月經初潮開始,我就一直有月經不調的毛病,從月經疼痛到經期不規律,時隔兩個月不來例假也經常發生,醫院看過,CT照過,西藥吃過,土方也吃過,后來才知道是一種叫多囊卵巢綜合征(PCOS)的病。它很常見,但因為激素紊亂,會影響女性從青春期到結婚生子的所有階段。而這個病目前在全世界都沒有能根治的辦法,幾乎只能靠自己養著。


    工作之后,因為影視公司作息時間不規律,經常晚上開會,中午才起,兩個月不來例假也變得很常見。既然是常見病,有時候便沒那么擔心了,不成想竟然也會出問題。


    流行語說得好:打工人打工魂。要養身體,改善作息少勞累,對996加外賣養大的社畜來說,簡直難如登天。


    疫情在家期間,時隔兩個月沒來的例假突然到訪,而且來勢洶涌,整整折磨了我半個多月。那時候心里還挺踏實的,覺得例假只要到訪了就說明沒啥大問題,兩個月似乎變成了它的固定周期。


    哪怕半個月的出血已經比正常月經期超出了一倍,也沒有引起我太大的警惕。


    逐漸地,我發現自己開始不怎么愛吃東西了,飯量也從一碗變成了三分之一碗。但當時以為是疫情不讓出門,而且父母做的菜吃多了覺得膩導致的。而且,這樣子一個月下來,體重從原來的89斤瘦到了84斤,圓臉都變瘦變小了,更符合社會主流審美了,我自己還很高興。


    等到疫情緩和的春末夏初,老家的商場紛紛開業,我一邊網上辦公,一邊和閨蜜出門買新衣服。每到一家店就被店員夸贊真瘦呀,也能駕馭更多風格類型的衣服了,還很開心。去喝奶茶還遇到男生搭訕,這些“瘦”下來的福利讓我當時開心極了,這是多好的社畜脫單機會!可惜沒等桃花結果,很快,我就被召回北京工作。


    在繼續忙碌工作的兩個月期間,大姨媽開始“正?!钡赝B?,我已經習以為常了。這期間瘦到了82斤,155的小個子,看上去反而顯高了。開心地我每天晚上睡覺前照一下鏡子,帶著變美的好心態,睡眠質量都提高了。


    那時候哪里知道,變故很快就來了。

    流血之月

    我的例假在第三個月如期而至且來勢洶洶。打頭的幾天幾乎是4~5片的夜用衛生巾的用量,那架勢也只在我初中時有過一次。以為一周會停,然而這樣的量卻持續了半個月仍然沒有要停的跡象,我開始有點慌了。


    當時剛好碰上北京疫情復發,我每天在租住的房子里網絡辦公。那是個三層樓的小別墅,有很多房間,我和很多白領住在一起。每天做飯拿快遞都要爬上爬下,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喘氣越來越急,臉色也越發蒼白。


    更明顯的是食欲繼續下降,幾乎不想吃任何需要費力氣的東西,肉類或饅頭等主食一概不想碰,只想靠喝水充饑。上稱一稱,人已經瘦到了80斤以下,這是我成年后最瘦的時候。我卻并沒有心情欣賞所謂的美,因為臉色已經是非正常的蒼白了。


    月經量后續減少了一些,但仍在持續出血。我試著靠鍛煉恢復體力,早起想去跑個步,可沒跑兩步就發現腦袋暈乎乎的,趕緊蹲下來緩了十幾分鐘。樓梯走了不到十級,就感覺氣短無力。我開始意識到身體的問題不是自我能調節的了。

    去不去醫院?我還在猶豫。

    北京疫情尚未平緩,大家出門都戴口罩,合租屋里還住著其他人,大家經常接觸,去風暴中心的醫院,我簡直就是讓室友們承擔感染的風險。于是,我只能寄期望于例假趕緊停,之后再自己燉點雞湯補補。


    然而,一個月過去,流血仍然沒有要停的趨勢。我每天基本很少進食了,費力氣,不想吃。一次早上起來感覺暈沉沉沒有力氣,跟室友說過后,室友說必須得去醫院了,她覺得我已經面色發青,非常不好了。


    預約三甲醫院的婦科,請假,去醫院。

    “先住院,住多久不知道”

    去醫院那天是室友陪著一起的。跟公司只請了一天假,覺得我多囊的毛病也去過很多次醫院了,應該不是太大問題。然而,這次,碰上人多,樓層復雜,我又因為要抽血做化驗,早飯也沒吃,水也沒喝……漫長的候診幾乎要了我的小命。


    掛的是專家號,人非常多,而我當時狀態其實已經很不好了。因為等待排隊的時間過長,加上沒有營養補充,我幾乎是整個人倚在墻上,心跳在加速,時不時地想蹲下來才能緩解。但礙于禮貌,我在插隊和不插隊之間糾結,就這樣足足等了半小時。


    特別幸運的是,那位看上去有五十來歲的和善的主任醫師,在接診另一個患者前,余光掃過了我,把我叫上前,問是怎么了,還跟排在我前面的人解釋:“這小姑娘臉色煞白,我得先看看她?!?/p>


    醫生一聽我的情況,眼神嚴肅,問有沒有家屬,讓和家屬一起去采血,還叮囑一定得有人扶著我,采完血趕緊去吃東西,情況怕是不太好……

    我一路懵著出了婦科,室友聽了反饋明顯有點發慌,而我狀態確實愈發嚴重了,哪怕她扶著我走平路,每隔一分鐘我都需要停下來緩一陣。

    感謝醫生阿姨幫我開的“加急”,我很快采了血,然后吃東西,喝熱水,總算沒有之前那么無力了。


    血常規很快出來,室友陪我去見醫生。醫生看完后面色沉重,用擔憂的目光看著我說:“孩子,你得住院,你現在重度貧血,隨時可能休克,得馬上補血?!?/p>


    后來才知道,我血液的評測單上血紅蛋白數只有51,比正常標準值少了一半還多,不僅是重度貧血,還隨時可能休克,繼而影響身體循環,對生命有極大威脅。醫生需要趕緊從血庫調血,輸注同型紅細胞2U單位(大約400毫升全血分離出來的紅細胞)以糾正貧血,緩和休克的可能。


    聽到醫生說“先住院,住多久不知道”,我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情況會這么嚴重。

    別人的血,涌進了我的身體

    就這樣,我換上了XXL的病號服,挽了褲腳,扎了褲腰帶,開始了多年沒有過的住院體驗,同樣被嚇到了的我的閨蜜室友陪著我一起。


    測了心電圖,B超結果也出來了,還做了新冠的核酸檢測。躺著放空時,我心里開始想著要不要告訴父母,身體會不會有大問題,是不是該買個保險。


    最后還是沒有告訴父母,畢竟離家遠,怕空余擔心。加上有室友在,也有同事過來,雖然也會感覺孤獨,但仍然是有可依靠的人,不會那么無措和害怕。


    當天下午,醫生讓護士去血庫緊急調血,到晚上七八點,兩袋滿當當的400毫升鮮血就被送過來了。血的顏色介于暗紅和鮮紅之間,有微微的腥味兒,我第一次見,很是新奇。


    輸血時有點慌張,血液進入靜脈的感覺和輸液有點不一樣。黏稠的血似乎帶著某種生命力,像浪花似地,一小股一小股地朝我的靜脈涌過來。它像個小客人,一邊和我有些虛弱的身體打著招呼,一邊溫柔地安撫,皮肉里的融合有些酸脹,有些刺激,卻逐漸緩解了最初心下的慌張。


    真是神奇。那是別人的血,涌進了我自己的身體。那些獻過血的人們,或許沒有機會體會到這一刻。如果體會過那如同被拯救和被安撫的神奇一刻,一定會為獻血時的自己充滿驕傲。


    我深刻感覺到世界是一體的,我們和他人連得如此之近,血脈相連,不可分割?;ハ鄿嘏牧α?,讓忙碌生活的人生突然獲得了難得的歇息。


    身體開始恢復力氣,擔憂開始減少,我看著新奇的紅色的輸液管,像極了紅色樹葉的脈絡。我提醒自己不要辜負獻血人的善意,要享受生活,更要照顧好自己。


    輸血結束,我在醫院補充了幾天鐵劑,醫生給我吃藥止了血,明確是多囊引起的排卵障礙,異常出血,因(流血)時間過長,才導致了重度貧血。醫生提醒我一邊補血,一邊用口服避孕藥去調節例假。下次月經超過正常周期一定要盡早來醫院。


    主任阿姨拍拍我的頭,說我還小,女孩子在外更要照顧好自己。


    同事姐姐也煲了雞湯來看我,室友好幾天一直陪在我身邊,感受到日常里很容易被忽略的愛。


    身體里流動著新鮮的血液,心里也暖洋洋的。

    尾聲

    我曾經對醫院的印象是消毒水的味道,是從兒時就蔓延的恐懼。對于病痛,對于死亡,總是充滿逃避。


    但這次不同,當你面對自己,面對生命的脆弱,才能看到應對生命脆弱的勇氣從哪里產生。

    隔壁床的姐姐因為子宮肌瘤被留床幾天,等待醫生的后續檢查。


    那天是幼兒園開學第一天。她的寶貝沒辦法在媽媽的陪同下去上學,她有些遺憾。


    可到了黃昏,家人帶著孩子到醫院看媽媽,小家伙輕輕親了媽媽一口,老公拿著手機,把今天寶貝入學的樣子給她看。小朋友很勇敢,沒有哭。姐姐很滿足地夸獎,把孩子抱了個滿懷。


    我突然很想給媽媽打個電話,哪怕相隔萬里。聽著媽媽的嘮叨,我沒有講住院的事,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健健康康地回家去看她。


    要愛自己,因為很多人也在愛你。


    請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吧,好好地去愛她們。

    醫生點評

    王玉玲 |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副主任醫師

    這個病例是典型的多囊卵巢綜合征導致的功能性出血,又因為治療不及時導致的失血性貧血。

    多囊卵巢綜合征是慢性疾病,影響女性從青春期到更年期的半生時光。青春期、更年期常見的困擾是功能性出血,育齡期困擾的是生育問題。

    多囊卵巢綜合征的患者,當月經不能按時來潮時,一部分患者由于雌激素水平較高,子宮內膜增厚甚至過度增生,一旦開始出血就會量多、持續時間長。

    這種出血一方面會導致貧血,出血越多、持續時間越長,貧血越嚴重,但因為是慢性出血,很少會休克。當血紅蛋白含量少于60g/L時,需要輸血治療,盡快糾正貧血。如果血紅蛋白高于60g/L,通過快速止血、補鐵也很快能糾正貧血。

    這種出血另一方面也要排除子宮內膜惡變的可能。病程越長越不能忽略這個問題。診斷的方法是診斷性刮宮或者宮腔鏡檢查,然后對子宮內膜進行病理檢查。

    在中國看病真的不難,像婦科的門診,每天都能掛上號,真的出血過多還可以看急診,真不應該讓自己寶貴的血液白白流30天。

    止住血,也就糾正了貧血,但治療不能結束,必須好好管理月經,否則這種情況還會重演。

    另外,大約有50%的多囊卵巢綜合征患者體重超標,體重超標需要改變生活方式、減輕體重,這也是對這種疾病進行干預的必不可少的重要部分。

    記得想生育的時候來找我們生殖醫學科醫生,幫助懷孕喲。

    個人經歷分享不構成診療建議,不能取代醫生對特定患者的個體化判斷,如有就診需要請前往正規醫院。

    作者:遲慢慢

    編輯:小薊

    本文來自果殼病人(ID:health_guokr),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health@guokr.com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