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子珍生下李敏,康克清和鄧穎超來探望,毛澤東:生了個大雞蛋

    2020-12-23 18:29:34 資深人士說文史

    1936年,毛澤東結束了東征,來到了保安縣(后改名志丹縣),保安縣是一個人口只有四百多人的小城,這里屬于黃土高原,溝壑縱橫,丘陵遍布,土地十分貧瘠,生活條件很差。此前,賀子珍已經先一步到達了保安縣,毛澤東到了保安縣之后,見到了妻子賀子珍,二人久別重逢。

    而此時的賀子珍已經懷有身孕,這件喜事讓夫妻二人十分開心。保安縣的條件十分不好,毛澤東和賀子珍根本找不到一所像樣的房子,連窯洞也找不到好的,于是,毛澤東帶著妻子只能住在小石山的一孔破爛的窯洞里面。

    這座窯洞平時陽光也照射不進去,陰暗潮濕,窯洞的頂上,時不時地往下滴水,人住在這里非常不舒服,但是,沒有辦法,因為條件的限制,毛澤東也只能在這里住下了。

    1936年的冬天,有一天早上,賀子珍腹中疼痛,終于要生了,這可急壞了毛澤東,毛澤東雖然能夠指揮千軍萬馬,但他不會接生啊,對于女人生孩子的事情,他是無能為力的。他看見賀子珍要生孩子了,趕緊讓警衛員去找同桂榮,讓她幫忙接生。

    同桂榮的丈夫是劉志丹,劉志丹跟隨毛澤東參加東征,在一次戰斗中不幸身負重傷而壯烈犧牲,此時,距離劉志丹犧牲已經過去半年了,對于丈夫的犧牲,同桂榮仍然感到十分悲傷,精神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她每天忍受著巨大的悲痛,住在離毛澤東住的窯洞不遠的山坡上。

    警衛員氣喘吁吁地找到了同桂榮,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快!快!賀子珍要生孩子啦,毛主席叫你快過去。”同桂榮聽到了這個消息,趕緊帶上了早已經準備好的小孩的被子,衣服等物品,一路小跑地來到了毛澤東的窯洞。

    還沒等同桂榮跑到窯洞跟前,就聽見賀子珍在院子外面的崗樓里面大聲地喊叫,生孩子的痛苦讓賀子珍忍不住喊叫;毛澤東看見同桂榮來了,趕緊說:“劉嫂子,快來呀!” 同桂榮看見賀子珍并沒有在窯洞里面,而是在崗樓里面,十分不解,她就埋怨毛澤東說:“怎么能挑選這個地方生娃呀!”

    毛澤東說:“窯洞里太潮了,是子珍跑到這里來的?!泵珴蓶|非常焦急地問同桂榮該怎么辦。同桂榮作為女同志,經驗十分豐富,她端來了半碗熱水,讓賀子珍喝了下去,暖暖身子,然后,她幫賀子珍按摩腹部,緩解她的腹部疼痛,經過這一系列的措施之后,賀子珍終于順利生下了一個女嬰。

    同桂榮把這個嬰兒的臍帶處理好,同其他人一起把賀子珍抬回了窯洞,同桂榮還用溫水把女嬰的身體清洗干凈,用小被子把孩子包好,放在了窯洞里,她趕忙又回家去取已經準備好久的雞蛋,來給賀子珍下奶。

    劉志丹的犧牲,使同桂榮的頭腦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經常健忘,好不容易找到雞蛋后,就趕忙把雞蛋拿到了賀子珍面前,當她到窯洞的時候,看見賀子珍正在吃不知是誰拿來的雞蛋時,同桂榮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在賀子珍的身旁,那個女嬰非常瘦小,睜著兩個小眼睛,四處打量著窯洞中的人,讓人看著,十分心疼,在那個極端困苦的年月,這個小嬰兒的命運,也注定不會一帆風順。

    這個嬰兒就是李敏,小名叫嬌嬌,可能是因為她出生時,十分嬌小可愛,讓人憐惜,所以,用嬌嬌當作小名。

    關于嬌嬌的小名,還有一段故事呢。李敏出生后,康克清和鄧穎超都來看望賀子珍母女了,毛澤東看見她們來了,非常高興,眼睛笑得瞇成了一條縫,急忙讓她們在窯洞里面坐下。她們問毛澤東:“子珍生了沒有?順利不順利?”毛澤東幽默地說:

    生了,生了,像母雞下蛋一樣,生了個大雞蛋。

    李敏后來回憶說:

    “后來,聽人們講起來,我覺得爸爸挺有意思,我也想不出為什么爸爸說:‘生了個大雞蛋’,他是指我身子瘦小而言呢?還是指我是個女孩呢?還是二者兼而有之呢?我就無從得知了?!?/strong>

    鄧穎超抱起了剛剛出生的李敏,看見這個瘦小的嬰兒,連聲道:“真是個小嬌娃,一個小嬌嬌。”毛澤東一聽,這個名字好,就說:“對,就叫嬌嬌。”也因此,李敏早期的名字叫毛嬌嬌,也叫賀嬌嬌。

    李敏的出世,給毛澤東和賀子珍的生活增加了許多樂趣,毛澤東這時已經四十多歲了,雖然他曾經生過許多的子女,但由于連年戰亂,那些孩子不是夭折,就是下落不明,要么就不在身邊。

    此時,在毛澤東的身邊只有李敏這一個孩子,并且毛澤東親眼看見了女兒出生的全過程,聽到了李敏的第一聲啼哭,看見了李敏剛出生時的樣子,那感情自不必說。毛澤東抱起了李敏,仔細地看著自己女兒的容貌,他看看李敏的小臉兒和眉眼,又轉頭看了看身旁疲憊的賀子珍,說:“像,像,像子珍的清秀、文靜,是個好嬌娃?!?/strong>

    李敏緊緊依偎在毛澤東的寬大胸懷里,是那樣有安全感,從此以后,她跟隨著毛澤東和賀子珍,享受這短暫的父愛和母愛,可惜好景不長,因為毛澤東和賀子珍的工作非常忙碌,無暇照顧李敏,在李敏滿月的時候,毛澤東就把她交給了奶媽撫養,而賀子珍則到抗大學習去了。

    賀子珍平時努力學習,只有星期六才能回家看看孩子,不久,賀子珍又去蘇聯治病了,而李敏則被留在了中國;李敏一共才在賀子珍的身邊待了不足四個月,所以,她對賀子珍根本沒有印象。

    毛澤東每天指揮著軍隊同國民黨反動派進行斗爭,公務繁忙,日理萬機,他肯定是無暇照顧李敏的,無奈,他只能把李敏放在了一個農戶的家里寄養,由于戰爭等原因,后來,李敏又先后被換了幾個地方寄養。

    年幼的李敏對那時的事情也沒有什么記憶,她只知道自己沒有得到和同齡人一樣的父愛和母愛,這是一個幼小的孩子心中永遠的遺憾,李敏后來說:

    爸爸忙于黨和國家的大事,哪能擔當起當媽媽的責任呢?他照顧不了我,就又把我寄養在當地一戶農民家里。雖然享受到陜北農家孩子同樣的生活,但我卻失去了孩子都能享受到的親生父母的關懷和愛護。

    這個時期,毛澤東先后在楊家嶺和棗園住過,而李敏則在延安的保育院生活。毛澤東究竟有沒有到保育院看過自己,李敏是否被毛澤東帶回過家里,李敏一點印象都沒有。

    1940年,毛澤東安排朱德的女兒朱敏等幾個孩子去蘇聯學習,他決定也把李敏送往蘇聯,去找她的媽媽賀子珍。

    在一個狂風大作,漫天沙塵暴的寒冷冬日,李敏坐在毛澤東的懷里,同康克清等人帶著幾個孩子坐著轎車前往飛機場。

    在路上,李敏好奇地透過車窗看向窗外,外面除了荒山就是野草,滿天的黃沙,路上一個行人都沒有,不久之后,李敏看見有一處地方升起了許多濃煙,這里就是飛機場了,許多的人在飛機的周圍忙活著,大概在給飛機做起飛前的檢查。

    毛澤東把女兒領下了車,李敏緊緊抓著爸爸的手,頂著凜冽的寒風,緊緊靠在父親的身上,她頭一次看見飛機這種東西,強烈的好奇讓她暫時忘記了寒冷,高興地和眾人跑上了飛機,此時此刻,她竟然忘記了同父親毛澤東離別的悲傷,只是感覺好玩和新奇,大家在飛機上非常開心。

    就在李敏還在開心四處張望的時候,她沒有注意到,大人們已經把飛機的艙門關好,飛機已經起飛了,李敏這個時候才發現,身邊已經沒有了父親毛澤東,她四下里尋找毛澤東的身影,但是她沒有找到。

    李敏好像一下子長大了,她明白了,毛澤東一定是怕自己傷心,才沒有和她做最后的告別,悄悄地走了,李敏想到這里,心里十分傷心,默默地低著頭,獨自坐著。

    李敏這些日子的身體就不是很好,由于天氣十分寒冷,她感冒了,肚子又痛了起來,李敏疼得直哭,朱敏看到了她十分難受,趕緊幫助她上了廁所,李敏的肚子才好了些,然后,她又一個人一聲不響地坐著。

    這個時候的李敏才4歲,她既不知道母親的容貌,對父親的記憶也很淡,她自己都不知道,當年在飛機上與父親分別,她的頭腦里究竟想些什么事情。

    經過了許多的周折,李敏等人終于到了蘇聯,李敏和媽媽分別時間太長,所以,她和媽媽賀子珍之間也沒有什么感情,對于找媽媽這件事情,對于她來說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仿佛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沒有什么特別的。

    但是對于賀子珍,那意義卻完全不同,自己親愛的女兒就要來到身邊了,作為一個母親,那是多么高興的事情??!

    有人告訴賀子珍,說她的女兒嬌嬌要來蘇聯找她了,賀子珍起初還不敢相信,以為別人在和她開玩笑呢,賀子珍說:“莫逗嘛,她怎么回來?”也許是母女之間的心靈感應,賀子珍心里倒是隱約感覺這件事是真的,她真的到了機場來接李敏了。

    賀子珍看到了李敏,一把摟在懷里,眼淚直流,賀子珍對李敏親著,吻著,賀子珍問李敏:

    “你是誰呀?來干什么呀?”“我是嬌嬌,來找媽媽呀”“你媽媽叫什么名字?”“媽媽叫賀子珍”“你給媽媽帶來了什么禮物啦?”“我給媽媽帶來了嬌嬌?!?br/>

    世上只有媽媽好,這句話可不是白說的,李敏來到了媽媽賀子珍的身邊,享受到了久違的母愛,可是,賀子珍不能時刻陪在女兒的身邊,她也要工作和學習的,李敏又被送到了國際兒童院里,在這里,李敏見到了她另外兩個親人,毛岸英和毛岸青。

    李敏和兩個哥哥雖然是同父異母,因為血緣的關系,他們之間的感情非常好,在蘇聯這個異國他鄉,賀子珍帶著三個孩子,組成了一個家庭,大家其樂融融,溫馨快樂。

    李敏的哥哥毛岸英和毛岸青是在張學良的幫助下前往蘇聯學習的,他們去蘇聯要比賀子珍還要早,1938年初,賀子珍在老師的帶領下,來看望毛岸英和毛岸青,老師對他們說:“你們瞧瞧她是誰?他是專門來看你們的。

    毛岸英和毛岸青十分疑惑,他們到了蘇聯已經一年多了,在蘇聯也沒有什么親人,怎么會有人專門來看望自己呢?他們看見眼前的這位女干部模樣的女人,能夠感覺到眼前的這個人跟平時的那些阿姨是不同的,好像和自己有一種特殊的關系,他們打量著賀子珍,也不說話。

    賀子珍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打破這份沉寂,就對身邊的老師說:“他們就是岸英、岸青吧?”旁邊的老師看見三個人非常尷尬,渾身都不自在,趕緊來打圓場,說:“是的,他是哥哥岸英,他是弟弟岸青?!?/strong>

    緊接著,老師又向孩子們介紹賀子珍說:“她是你們的賀媽媽,賀子珍!剛從中國來,到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的。”毛岸英和毛岸青聽到了賀媽媽這個詞,媽媽對于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陌生了,自從楊開慧犧牲之后,他們就失去了媽媽,他們沒有喊賀子珍媽媽,也沒有打聽父親毛澤東的消息,這些爸爸,媽媽的字眼,對于他們實在是過于陌生了。

    賀子珍為了打破談話的僵局,故意把話頭往毛澤東身上引,她說:“你們父親身體很好,工作很忙,他常常念著你們呢!”賀子珍看著兄弟兩個的床鋪非常臟亂,就趕緊幫助他們收拾起來。賀子珍很快就將屋子里的東西收拾好了,毛岸英和毛岸青也幫助她一起收拾,但是始終沒有說話。

    賀子珍把屋子收拾得干凈整潔后,就坐下為兄弟兩人削蘋果吃,兄弟倆接過了蘋果,兩個人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母愛,一時還接受不了,但是,他們始終也沒有叫賀子珍賀媽媽。

    此后,賀子珍只要有空,就會來照顧兄弟倆,她把自己的錢幾乎都用在了兄弟兩個的身上,漸漸地,毛岸英和毛岸青終于接納了賀子珍,他們會經常去賀子珍辦公樓去玩,賀子珍如果有事,沒有去看他們,他們還會十分想念賀子珍。

    有段時間,毛岸英、毛岸青兩兄弟很久都沒有看見賀子珍了,于是,他倆決定去看看賀媽媽,等他們來到賀子珍的住處的時候,他們驚喜地發現賀子珍的身邊多了一個小弟弟,這個小男孩是毛澤東的另一個兒子。

    兄弟倆仔細端詳著這個小弟弟,非常喜歡,他們說這個弟弟多么像父親毛澤東啊,賀子珍笑著說:“因為他和你們是同一個爸爸呀!”賀子珍的住處從此成為了大家團聚的地方。賀子珍就經常給毛岸英和毛岸青講她過去的經歷,講毛澤東的那些往事,在這個家里,充滿了歡聲笑語。

    可是,有一天,當毛岸英和毛岸青再次來到家中的時候,賀子珍卻像變了一個人,她面容憔悴,衣服散亂,有氣無力地倒在床上,賀子珍眼睛呆呆地望向地面,神情木訥,兄弟二人正在納悶,賀媽媽這是怎么了?他們再一看,自己的小弟弟不在屋里,他們趕緊問賀媽媽,小弟弟去哪里了,賀子珍淚流滿面,嚎啕大哭。

    原來小弟弟感冒轉成肺炎,夭折了,毛岸英和毛岸青聽到了這個消息,眼淚也止不住地往下流。他們勸自己的賀媽媽,讓賀子珍保重身體,小弟弟不在了,還有他們,他們是賀媽媽永遠的兒子,賀子珍聽見兄弟二人連聲叫自己賀媽媽,她一把把兄弟二人摟在懷里,不停地叫著,兒啊,兒啊,三個人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團。

    賀子珍哭自己的孩子夭折,毛岸英和毛岸青哭自己的媽媽楊開慧,這三個苦命人本來會像天下所有幸福的家庭一樣,幸福地生活,但他們的父母以及他們自己,為了中國廣大受苦受難的窮人們翻身,自己卻嘗盡了人間的疾苦,此情此景,讓人動容。

    賀子珍學習結束之后,她就留下來教毛岸英和毛岸青等孩子們的中文。后來,毛澤東再婚的消息傳到了蘇聯,賀子珍的精神備受打擊,毛岸英和毛岸青常常陪著賀子珍聊天,逗她開心,兄弟之間十分默契,絕口不提毛澤東。

    直到,李敏的到來,讓這個家又有了家的樣子。

    李敏到了蘇聯不久,希特勒就對蘇聯發動了攻擊,大家都到前線去幫助軍隊抗擊法西斯的侵略。由于蘇德戰爭的爆發,人們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兒童院的生活物資十分匱乏,大家每天只能分到很少的食物,勉強維持生活。

    在這種情況下,賀子珍常常把自己的那份很少的食物節省下來,攢在一起,做一鍋粥,讓大家喝點,一家人圍坐在一起,雖然生活如此艱苦,大家的精神卻非常充實,感覺十分幸福。

    賀子珍為了支援前線,每天要干很多活,比如,織毛衣,織襪子等,她為了緩解食物的匱乏,還要在干完這些固定的工作之后,種點土豆,蘿卜等蔬菜,補貼一下家里的生活。

    后來,毛岸英去了蘇雅士官學校學習,毛岸青也去了莫斯科念書了,他們就不能回賀子珍這個家了,李敏只能和媽媽一起生活,家中少了兩個哥哥,也冷清了許多。

    在過去的那個年代,缺醫少藥,小孩一遇到肺炎一類的疾病,常常都會致命,李敏有一次也患上了肺炎,病情不斷加重,讓賀子珍非常著急,趕緊跑到兒童院去探望女兒,賀子珍想要把李敏帶回家里,但兒童院的領導卻不讓她接李敏回家。

    有一天,兒童院同意賀子珍去醫院探望女兒了,但是,當賀子珍來到醫院的時候,卻被告知,李敏已經無藥可救,已經被推進了太平間,賀子珍拼了命地跑去了太平間,看見奄奄一息的李敏,她喊著:

    我的嬌嬌,我要救活你,你們不能把我的女兒送到太平間??!她活著,她活著,我的孩子還活著!

    賀子珍用大衣把李敏包裹好,拼了命地帶回了家里,已經水米不進的李敏,在賀子珍母愛的感召和精心照料下,居然奇跡般地康復了,而賀子珍經過這一翻折騰,也更加消瘦和疲憊了。

    賀子珍和李敏的這段生死遭遇,后來,讓毛澤東的內心十分觸動。

    李敏說:“我們舉目無親。媽媽救活了我,我從心里感激她,我更加愛我的媽媽。她是我唯一的親人,我也成了她唯一的精神寄托……我活著是媽媽的功勞,在日后漫長的歲月里爸爸總沒有忘記我們這段苦日子。每當他想起來時,總念叨:‘是媽媽救了嬌娃!’

    李敏病好后,兒童院又要讓李敏回去,賀子珍想讓李敏在自己身邊再待幾天,但院方就是不同意,院方還派來個人,態度十分蠻橫,這讓賀子珍和他產生了爭執,結果對方居然說賀子珍是精神病患者,把她關進了精神病院。

    他們在精神病院以醫治為名,對賀子珍進行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而李敏孤苦無依,又被送進了兒童院,度過了兩年的時光。

    1946年,毛岸英回國了,毛岸青還在莫斯科,他常常來看望李敏,他是李敏當時能見到的唯一的親人。有一次,毛岸青給李敏帶來了許多的糖果,他和李敏一邊聊天,一邊指著墻上毛澤東的照片問李敏,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我知道,他是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毛澤東?!?/strong>“是的,那你知道嗎?他還是我們的爸爸。

    李敏聽到毛岸青這么說,急忙打斷了他的話說:“你瘋了,你瞎說,他不是我們的爸爸,他不是。”毛岸青還繼續堅持說是,李敏還堅持說:“他不是我爸爸,我沒有爸爸,我只有媽媽。”原來,賀子珍為了保護女兒的安全,沒有跟李敏述說毛澤東的事情。

    毛岸青見李敏如此堅持,也不跟她爭辯了,但是這件事讓李敏的心里起了疑心,她覺得,或許毛澤東真的是自己的爸爸,不然岸青哥哥不會說得那么認真。

    盡管李敏在努力地回想爸爸的容貌,但她卻一點都不記得了,李敏想,自己的媽媽究竟在哪里啊,如果媽媽在身邊,問問她不就全都明白了嗎?

    終于有一天,兒童院的老師來見李敏,問她想不想見自己的媽媽,李敏怎么會不想見自己的媽媽呢,她點了點頭。當她被帶到賀子珍的面前的時候,李敏看見了一個面容憔悴、無精打采的賀子珍,李敏的眼淚一下就止不住了,她撲到了賀子珍的懷里,大喊著媽媽、媽媽……

    賀子珍看見了女兒哭著說:

    “嬌嬌,我的女兒,媽媽想你,媽媽想你,媽媽再也不會離開你?!?/strong>

    李敏和母親分別兩年之久,終于久別重逢,母女團聚,在場的人無不落淚,這一幕讓李敏許多年之后仍然記憶猶新,她說:

    “失散兩年了,我又見到媽媽,我們又團聚了。這骨肉分離之苦、之慘、之悲、之痛,至今銘刻在我的心中。正因為媽媽與我同嘗了這人間的悲痛,所以,在我們心中,對那些過早失去父母的孩子,對那些失去兒女的父母,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愛憐之情?!?/strong>

    1947年,李敏與賀子珍在多方努力下終于回到祖國,母女倆先是在哈爾濱生活;雖然回到了國內,但是,李敏對于毛澤東是否是她的爸爸,心中一直存疑,需要自己來親自證實,于是,她用俄語向毛澤東寫了一封信:

    毛主席:

    大家都對我說,您是我的親爸爸,我說您的親生女兒……您到底是不是我的爸爸,我是不是你的親閨女?請趕快告訴我,只有這樣,我才能回到你身邊。

    很快,毛澤東就給李敏回了封信。

    嬌嬌:

    看到你的來信,我非常高興,我是你的親生父親,你是我的親女兒……爸爸很想念你,也很喜歡你,爸爸歡迎你回來!

    李敏收到父親毛澤東的回信后,高興地叫了起來“我爸爸來電報了,我要去北平見爸爸了!”自從延安一別后,毛澤東再也未見到大女兒嬌嬌;而在蘇聯時,當毛岸青告訴李敏,毛澤東是她父親時,李敏始終不太相信,直到一年后親自寫信向毛澤東求證,才解開自己心中的謎團。

    毛澤東為了革命事業,不僅失去了許多親人,而其兒女在童年時也失去了父愛,革命的勝利真是來之不易!

    借此文章,向毛澤東致敬!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