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晨被裸男蹂躪5小時,監控曝光全過程:一句話,令所有人淚奔

    2020-12-10 15:38:09 鄰讀

    30日凌晨。民警黃其煥在派出所值夜班。他已經連續工作16小時,有點疲憊。但依舊筆挺地坐在辦公桌前。零點剛過,一個電話鈴聲打破了寂靜。

    有人報警:“有人持刀傷人”。放下電話,黃其煥馬上帶著兩名協警出警。五分鐘后,趕到了案發現場。

    從警12年,他接到過無數報警電話。

    處理了無數警情:

    根除轄區內的飛車黨搶劫。

    調解糾紛矛盾9600多起。

    偵破刑事案件260多起。

    他成了所里的業務骨干,還被評選為“破案能手”。

    他有勇有謀。

    但他沒想到,這一次出警與以往不同。

    他被劫持5個小時:被砍26刀、渾身被澆上植物油、差點被燒死。

    那是他人生第一次被劫持。

    堪稱驚心動魄。

    那天夜里,他們抵達的案發現場,是一棟三層的居民樓。

    一個姓戴的男子站在三樓陽臺上。

    只穿了一條短褲,赤裸上身,右手拿了一把菜刀。

    情緒激動,走來走去。

    三層樓有三間房,左邊兩間房都沒開燈,黑乎乎的。

    只有最右邊的房間開著燈。

    突然,戴某扒開了右邊房間的窗戶,想要爬進去。

    此時,有人大喊:“不得了了,那個房間里有兩個小孩,他可能要殺人了?!?/strong>

    這個人是戴某的父親,也是打電話報警的人。

    他的右手虎口已被砍傷。

    黃其煥一行人趕緊沖進樓里。

    往里沖的時候,黃其煥還撿了一根木棍。

    剛沖到2樓和3樓中間的拐角處,就碰到一個老太太滾了下來。

    那是戴某的母親,被兒子一腳踹倒。

    戴某站在三樓門口,一邊大喊,一邊對著哥哥揮舞菜刀。

    兩人距離僅一米。

    哥哥舉起雙手擋著臉,被戴某一步一步逼到墻角。

    無路可退。

    情況非常危急。

    黃其煥趕緊勸說:“兄弟,你把刀放下,你不要傷人。有什么事情我們可以談,可以說?!?/strong>

    戴某停頓了三四秒,對著黃其煥大喊道:“你把東西放下,你一個人上來,我可以跟你談?!?/p>

    “好,可以?!秉S其煥回答說。

    沒有一絲猶豫。

    當然,這是非常危險的。但黃其煥顧不上個人安危。

    他只知道,不能讓孩子有危險。

    他聽從了戴某的要求。

    卸下裝備,放下木棍。

    讓兩個同事后退。

    獨自一人慢慢走上樓梯,來到戴某身邊。

    那時的他過于樂觀,低估了戴某的險惡。

    戴某讓他進左邊房間談。

    然而,黃其煥一進屋,戴某就把門反鎖了。

    屋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見。

    黃其煥剛要伸手在墻上摸電源開關,脖子就被菜刀抵住了。

    黃其煥蒙了。

    這是他沒料到的。也是從來沒遇到過的。

    他迅速冷靜下來,馬上說:“兄弟,既然談的話,你沒必要這樣。我們坐下來好好談,你把刀放下 ?!?/p>

    但戴某情緒依然非常激動:

    “你別動!你動的話,我的刀子就要砍你!要殺你!“

    戴某挾持著黃其煥往里走,左手在桌子上不停亂摸,在找繩子。

    繩子沒找到,只找到了一個電熱水壺的電源線。

    戴某讓黃其煥自己把雙手捆上。

    黃其煥留了一個心眼,沒有打結,只是象征性地纏了兩圈。

    沒想到卻激怒了戴某。

    雖然看不清,但戴某很謹慎。

    他用左手仔細摸了摸,發現了沒捆住。

    戴某生氣大叫:“你忽悠我,糊弄我??!”

    同時,黃其煥感覺到菜刀使勁壓了下來,脖子傳來劇痛感。

    那是黃其煥挨的第一刀。

    戴某的窮兇極惡超出了黃其煥的預期。

    他真切地意識到危險。

    他嘗試著說服戴某。但只說了兩句話,戴某就拿刀面拍他的嘴巴,讓他閉嘴。

    隨后戴某又在黑暗中亂摸,打開了一個水龍頭。

    很快,地面到處是積水。

    戴某命令黃其煥躺在地板上,雙手放在肚子上。

    戴某則搬了個板凳,坐在黃其煥頭頂,拿刀架在脖子上方,大概有20公分的距離。

    嘴里還不停地念叨著:“今天你倒霉!你運氣不好,你碰到我了?!?/p>

    躺了一會兒后,黃其煥又被抓著衣領,拖到了陽臺。

    危險還在升級。

    不過放水這一操作,最后卻救了黃其煥一命。

    拖到陽臺后,戴某又在黑暗中摸來摸去。

    這一次,他摸到了一桶植物油。

    擰開瓶蓋,澆到了黃其煥身上。

    從脖子到腳跟,全澆了個遍。

    黃其煥一驚,忙問他:“你要干什么?”

    戴某沒吭聲。

    反手又拿了兩條毛巾,擦了一把汗。

    擦完隨手扔在了地上。

    片刻后,戴某又撿起毛巾,掏出了打火機。

    慶幸的是,毛巾吸了不少油,但是也吸了不少水。

    黃其煥憑經驗判斷,植物油應該是點不著的。

    果然,打火機點了六七次,都沒點著毛巾。

    虛驚一場。

    黃其煥繼續問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戴某說:“如果外面有人來了,我要燒死你,跟你同歸于盡?!?/strong>

    此時,距離黃其煥成為人質,已過去一個多小時。

    屋內仍然一片漆黑。

    屋外的特警已進入居民樓,隨時準備救援。

    他們首先安排了親屬勸說戴某。

    但這又激怒了戴某。

    他大聲威脅說:“你們不要沖進來!如果你們沖進來,我就要把這個警察殺了!”

    他連喊了兩三遍。

    聽到屋外仍然有腳步聲,戴某情緒變得更加暴躁。

    他揮刀砍向了黃其煥的左臉。

    黃其煥馬上反應過來。

    一邊用雙手擋,一邊嘗試勸說:“你沒必要害我的。我到你家里出警,我跟你無冤無仇?!?/p>

    這一次,黃其煥的左邊太陽穴上,留下了一深一淺兩個刀口。

    說了四五句話后,戴某停了下來。

    菜刀依然懸在黃其煥頭上。

    危機仍然沒有解除。

    平靜只持續了幾分鐘。

    戴某把煤氣罐拖到了黃其煥身邊,擰開閥門開始放氣。

    差不多每隔十分鐘放一次,每次放10秒左右。

    放氣的聲音很大。門外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空氣中還彌漫著刺鼻的味道。

    雖然特警做好了準備,還接到了擊斃嫌疑人的命令。但不敢貿然行動。

    一是屋內沒有光線,無法確定目標位置。

    二是擔心發生爆炸。

    戴某每次放完氣,都會對門外吼:“你們不要沖進來!沖進來我就把煤氣罐點著,跟這個警察同歸于盡?!?/p>

    期間,戴某又掏出了打火機。

    那是黃其煥第一次感到恐懼。

    但幸運的是,點了兩次都沒點著。

    因為此前戴某發飆時,砸爛了一扇窗戶,空氣流通,屋內煤氣濃度不高。

    戴某又開始大喊大叫,開始砍砸東西。

    聽到外面的動靜,戴某認為外面有狙擊手。

    他把菜刀抵在黃其煥后頸上,逼他朝窗口喊話,讓外面的人離開。

    喊了兩三遍后,戴某見外面的人沒有及時離開,又在黃其煥右腿上砍了兩刀。

    此時已是凌晨四點。

    置換人質已四個小時,期間高度緊張,滴水未進。

    黃其煥有點疲憊。

    但他心想,必須要繼續安撫戴某的情緒。否則戴某情緒一激動,又要砍自己。

    由于屋內很黑,外面的同事不清楚里面的情況。

    心急如焚。

    一個同事在外面試探:“黃哥,需要給你送水不?”

    他們準備趁機沖進來。

    話音剛落,戴某就發飆了,朝黃其煥的喉嚨砍了一刀。

    黃其煥聽出了同事的言外之意,但只能說:“不要了?!?/p>

    這一刀砍得很重。

    也是黃其煥被劫持后,第二次感到生命受到威脅。

    如果戴某繼續用力,黃其煥決定拼了命也要跟他對打。

    “最后哪怕缺胳膊少腿,也要拼一下,看有沒有一線生還機會?!?/p>

    此時已是凌晨四點四十分。

    劫持將近五個小時。兩人已經精疲力竭。

    天色慢慢變亮。

    黃其煥抓住機會勸說:“戴哥,這天馬上要亮了。我們盡量在天亮之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p>

    并給戴某作出保證:“你現在也沒對我造成很大的傷,只是有一點皮外傷。我出去之后,保證同事不抓你?!?/p>

    這時,戴某冷靜了一些:“你保證得了嗎?”

    “我能保證?!秉S其煥肯定地說。

    凌晨五點零五分,戴某挾持黃其煥來到門口。

    在戴某開門觀察的一瞬間,特警迅速挑開菜刀,將其抓獲。

    黃其煥終于脫險。

    警情終于解除。

    黃其煥拖著疲憊的身體和滿身傷痕,給妻子打了一個電話。

    原本第二天黃其煥要休假。

    那是他從警12年來,第一次申請休年假。

    因為17歲的兒子,剛考上西安的一所大學。

    黃其煥平日工作繁忙,經常需要值班。于是住在單位宿舍里,兩周才回一次家。

    對兒子的陪伴極少。

    他曾答應妻子,一定親自送兒子到大學報到。一家人順道在景點玩玩。

    那天夜班,原本是最后一個值班。

    沒想到卻經歷驚險的一夜。

    如今計劃只能推遲。

    但黃其煥沒對妻子說實話。

    “你推遲兩天再上來。昨晚出警出了點小事?!?/p>

    妻子問他有沒有事。

    他只說:“只有一點小傷,沒事沒事,你今天別上來了?!?/p>

    妻子還是感覺到了異常,9點鐘就帶著兒子過來了。

    妻子說:“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平安就是我對他最大的要求?!?/p>

    經過了幾天的治療和心理疏導,黃其煥啟程送兒子報到。

    可惜,這一次還是沒兌現承諾。

    一家人才開車到鄭州,黃其煥就因為單位有事,返回了婁底。

    置換人質事件之后,榮譽接踵而來。

    他被湖南省公安廳授予一等功。

    他被入選2018年10月“中國好人榜”。

    但在光環之下,黃其煥依舊奔波在一線:處理矛盾糾紛、現場蹲點勘查。

    他說:“從來沒有想利用這件事出名得利?!?/strong>

    因為他的人生信條是,在其位,謀其職。

    被劫持5個小時,被砍20多刀。

    黃其煥被奉為英雄。

    他卻說:“那就是一次出警而已,我只不過做了職責范圍內的事?!?/strong>

    是啊,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是警察的職責。

    黃其煥只是和千千萬萬的警察一樣,做了自己該做的事。

    我們身邊有很多“黃其煥們”。

    僅2019年一年,就有427名犧牲,11910名負傷。

    平均年齡只有四十多歲。

    正是人生壯年。

    卻早早離去。

    圖源:山東網警巡查執法

    沒有人生來是英雄。

    脫去警服,他們也只是一個普通人。

    可能個子不高,可能兩鬢已有不少白發。

    是年邁父母的兒子。

    是年幼子女的父親。

    是妻子可靠的丈夫。

    但穿上警服,他們就恪盡職守,即便犧牲自己也要完成任務。

    如懸疑劇般的驚悚,只是他們的日常。

    而他們選擇穿上警服,也不是為了成為英雄。

    只是因為人們有難,他們出于職務,出于使命,二話不說,挺身而出,在一次次歷驗中,就真的成了英雄。

    為民謀平安。

    為社會保太平。

    懲兇除惡,義不容辭。

    他們可能來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相貌。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警察。

    他們也可能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傳奇。

    但人們提到他們,往往會說:英雄在人間。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程金鵬_NBJS12402)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