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法摘取11名死者器官,皖蘇兩地4名醫生獲刑,受害者家屬這么說

    2020-11-30 21:25:49 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

    楚天都市報11月30日訊(記者張萬軍)2017年至2018年間,江蘇和安徽兩地的4名醫生在安徽懷遠縣非法摘取11位死者的器官,因故意毀壞尸體罪,日前被安徽省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分別判處一年至兩年四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引發社會關注。此前曝光這一案件內幕的石祥林,是安徽懷遠縣一位農民。為了揭開母親的肝腎被摘真相,他多次投訴并向中央巡視組反映此事。

    母親器官被摘 農民調查發現蹊蹺

    11月29日,安徽懷遠縣河溜鎮的石祥林向楚天都市報記者介紹了自己發現并舉報此事的經過。他有一患精神疾病的哥哥,2018年2月,哥哥突然持械襲擊他的母親李萍、妻子、孩子和他本人,造成了他母親顱腦重度損傷,石祥林的頭部、腹部、肩部重傷,所幸他和妻子和孩子傷情不重。

    事發后,石祥林和母親都被送進懷遠縣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ICU)救治。由于傷情嚴重,石祥林在醫院治療兩個月才康復。在住院期間,他得知母親在入院5天后不治身亡。

    兩個月后,康復出院的石祥林在懷遠縣公安局一名法醫的要求下帶著妻子、孩子到縣公安局做傷情鑒定。在鑒定過程中,這位法醫問他,他的母親捐獻器官,家人得到了多少錢。此時,石祥林才得知了母親的肝臟和腎臟在其死亡當日被捐獻、摘取,20萬元“國家補助”被打到他的一位堂兄的賬戶里。

    石祥林詢問父親和小妹得知,在2018年2月14日晚上,懷遠縣人民醫院ICU主任楊素勛找他們在他母親死后捐獻器官的同意書上簽字,說捐獻器官會有20萬元“國家補助”。隨后了,楊素勛和他的一個堂兄和叔叔進行進一步溝通。此后,他母親的肝臟和腎臟在當晚被摘取,20萬元“國家補助”也打到這位堂兄的賬戶上,后被用于石祥林和家人的治療上。

    想了解母親捐獻器官的詳情,石祥林找到楊素勛,希望其提供一份母親捐獻器官登記表的復印件。楊素勛告訴他,這個事情是南京市鼓樓醫院醫生黃新立安排的,讓他找黃新立了解。石祥林電話聯系上黃新立后,黃稱自己在法國出差,對他母親捐獻器官的事情不太了解。

    于是,石祥林再次找到楊素勛,要求其提供母親捐獻器官登記表復印件。不久,楊素勛通過手機微信向石祥林發了一張他母親捐獻器官的登記表圖片。石祥林收到圖片后發現,登記表上沒有登記單位和公章,遂對此事產生了懷疑。

    舉報涉案醫生 相關人員遭刑拘

    拿到登記表后,石祥林找到懷遠縣紅十字會,向工作人員詢問當年2月份是否有居民捐獻器官的記錄。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明確告訴他,2018年懷遠縣都沒有一例器官捐獻的情況發生,如果有捐獻器官的,紅十字會一定會得到通知,并安排人到場的。

    擔心懷遠縣紅十字會工作人員搞錯情況,石祥林又找到蚌埠市紅十字會了解當年該市居民器官捐獻的情況。市紅十字會辦公室一位主任告訴石祥林,該市2018年沒有捐獻器官的情況,如果有,他們會得到通知的。

    心中更加懷疑,石祥林拿著母親的器官捐獻登記表找到北京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向工作人員了解母親的器官捐獻情況。不久后,管理中心一位工作人員回復他稱,他母親捐獻器官的事和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及器官獲取組織(OPO)沒有任何關系,他們沒有參與,對此不知情,是相關醫院醫生的個人行為。

    確認上述情況后,石祥林首先向懷遠縣衛計委反映此事。懷遠縣衛計委一位辦公室主任稱,他們知曉此事,他母親捐獻器官的事是按正常流程走的。石祥林又向蚌埠市衛計委反映了情況,蚌埠市衛計委沒有受理他的投訴。石祥林隨后又向安徽省公安廳投訴此事。

    2018年7月,安徽省衛計委組成調查組,到懷遠縣人民醫院調查此事。此時,楊素勛通過熟人找到石祥林,希望和他當面協商解決此事,稱愿意給他一筆賠償,讓他不要再投訴上告了。當年8月的一個中午,石祥林應約到當地一個網吧,見到楊素勛的妻子和他的一個親戚。對方提供一份承諾不再投訴上告的材料,讓石祥林抄完簽字后,楊素勛的妻子當場給了石祥林一筆46萬元的現金。

    拿到現金后,石祥林立即趕到了懷遠縣人民醫院,找到省衛計委調查組,將當日的情況詳細向工作人員進行了反映。工作人員稱,楊給他錢是他個人的事,和調查無關,對于楊違法亂紀的事,他們該調查調查,該處分處分。于是,石祥林帶著46萬現金離開了醫院。

    不久,安徽省衛計委一位工作人員電話告訴石祥林,他們已經吊銷了楊素勛的醫師資格證。但石祥林隨后到懷遠縣人民醫院ICU發現,楊素勛仍在醫院上班。

    隨后,石祥林向國家信訪局、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安徽省公安廳等部門反映此事。

    2019年3月,得知中央巡視組在蚌埠巡視,石祥林找到巡視組反映此事。

    不久,當地公安部門介入調查此事。當年4月下旬,楊素勛被警方帶走。幾天后,包括江蘇、安徽3名醫生在內的5人被刑事拘留。

    6人被判刑 家屬不接受結果

    2020年5月,懷遠縣人民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黃超陽、歐洋、陸森犯侮辱尸體罪。

    2020年7月8日,懷遠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6名被告人犯故意毀壞尸體罪。黃新立被處有期徒刑二年四個月,王海良、楊素勛、黃超陽、歐洋、陸森分別被判刑二年、二年二個月、十個月、一年一個月、一年。

    判決書顯示:經審理查明,2017年至2018年間,被告人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黃超陽、歐洋、陸森違反《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等規定,在人體器官捐獻過程中沒有紅十字會人員在場監督、見證;未經批準進行跨地區人體器官捐獻,且在沒有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共同簽字確認的情況下,違背死者生前意愿或其近親屬意愿,在懷遠縣共實施摘取尸體器官手術11例,其中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參與11例,歐洋參與8例,黃超陽和陸森參與1例。

    2020年8月18日,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駁回黃新立等人的上訴,維持原判。

    楚天都市報記者注意到,黃新立為南京市鼓樓醫院主任醫師,陸森為江蘇省人民醫院主任醫師,王海良為淮北礦工總醫院的醫生王海良。其中,黃新立、陸森曾是所在醫院的OPO(器官獲取組織)工作人員,王海良曾是OPO聯絡員。

    石祥林表示,作為被害者家屬,他曾多次書面向懷遠縣人民法院要求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并參加本案訴訟,都遭到法院的拒絕。另外,石祥林的代理律師查閱警方偵查卷宗,并根據嫌疑人在法庭上辯詞推斷,石母被推出醫院,進入做器官摘取手術的救護車內時,有可能還活著。

    “對這一判決結果,我不能接受。我咨詢過法律人士,應該以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起訴他們?!笔榱终f。

    11月30日,當地另外一名受害者家屬候女士告訴楚天都市報記者,她的父親候先生于2018年元月突發腦溢血,住進懷遠縣人民醫院。入院半個月后,楊素勛告訴她父親不行了,建議她無償捐獻父親的雙腎和肝臟,并稱南京紅十字會會支付她們20萬元補助。直到一周前,她和家人才知道楊素勛等人被判刑的事情,“我認為他們的行為屬于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而不是故意毀壞尸體罪?!焙蚺糠Q。

    11月30日,楚天都市報記者致電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該院宣教處一位工作人員稱不接受采訪。

    此前報道:

    11名死者肝腎被非法摘取,6人被判毀尸罪

    近期,安徽蚌埠中院終審裁定了一起非法摘取尸體器官案。法院認定,11名死者的肝腎先后被非法、擅自摘取,6名被告人犯故意毀壞尸體罪,分別判二年四個月至十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安徽省蚌埠市懷遠縣人民醫院。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2020年11月23日,澎湃新聞從被害人家屬處獲得的裁判文書顯示,法院認定,被告人違反《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等規定,在人體器官捐獻過程中沒有紅十字會人員在場監督、見證;未經批準進行跨地區人體器官捐獻,且在沒有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共同簽字確認的情況下,違背死者生前意愿或其近親屬意愿,在懷遠縣共實施摘取尸體器官手術11例。

    6名被告人中,有4名醫生涉案,分別是南京市鼓樓醫院主任醫師黃新立、江蘇省人民醫院主任醫師陸森、安徽省懷遠縣人民醫院ICU原主任楊素勛,以及淮北礦工總醫院的醫生王海良。其中,黃新立、陸森曾是所在醫院的OPO(器官獲取組織)工作人員,王海良曾是OPO聯絡員。

    非法摘取11名死者人體器官

    6人被判故意毀壞尸體罪

    今年32歲的石祥林是懷遠縣河溜鎮人。2018年2月,他的母親李萍顱腦重度損傷,被送進懷遠縣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ICU),入院5天后死亡。當時石祥林也受傷住院,他出院后才得知,母親的肝臟和腎臟在死亡當天被捐獻、摘取,20萬元“國家補助”打到他一位堂兄的賬戶上。

    后來,石祥林到北京找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查詢,未查到母親的器官捐獻信息。他便開始向衛生部門和司法機關反映。后來,懷遠縣公安局立案偵查此案。當年4月下旬,懷遠縣人民醫院ICU主任楊素勛被警方帶走。幾天后,包括江蘇、安徽3名醫生在內的5人也被刑事拘留。

    2020年5月,懷遠縣人民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黃超陽、歐洋、陸森犯侮辱尸體罪。6月11日,懷遠縣法院開庭審理此案。

    懷遠縣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書顯示,包括李萍在內,該案中11名被摘取器官者,均為蚌埠市懷遠縣人,都曾因車禍或腦出血等疾病在懷遠縣人民醫院ICU救治。

    判決書顯示:經審理查明,2017年至2018年間,被告人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黃超陽、歐洋、陸森違反《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等規定,在人體器官捐獻過程中沒有紅十字會人員在場監督、見證;未經批準進行跨地區人體器官捐獻,且在沒有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共同簽字確認的情況下,違背死者生前意愿或其近親屬意愿,在懷遠縣共實施摘取尸體器官手術11例,其中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參與11例,歐洋參與8例,黃超陽和陸森參與1例。

    懷遠縣法院認為,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陸森作為醫務人員,對人體器官捐獻的規定是明知的,但在本案中未履行國家規定的諸多必備程序,非法、擅自摘取死者器官,其行為具有社會危害性;6名被告人的行為破壞尸體的原本形態,其行為均已構成故意毀壞尸體罪。

    2020年7月8日,懷遠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6名被告人犯故意毀壞尸體罪。黃新立被處有期徒刑二年四個月,王海良、楊素勛、黃超陽、歐洋、陸森分別被判刑二年、二年二個月、十個月、一年一個月、一年。

    懷遠縣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書(部分)。受訪者供圖

    一審判決后,黃新立、王海良、楊素勛和陸森提出上訴。2020年8月18日,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駁回黃新立等人的上訴,維持原判。

    3名涉案醫生曾有OPO身份

    作假“洗白”非法摘取的器官

    此案第一被告人黃新立是一名博士,案發前為南京市鼓樓醫院肝膽外科的主任醫師。

    根據醫院官網的介紹,黃新立是江蘇省“六大人才高峰”高層次人才,江蘇省醫學會器官移植分會器官捐獻與管理學組委員。2018年1月,黃新立通過“人才引進”方式,從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膽中心調入南京鼓樓醫院。

    黃新立在江蘇省人民醫院工作時,曾與陸森共事。陸森也具有博士學位,案發前系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醫師。

    本案被告人黃新立和陸森,都曾供職于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膽中心。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本案另一名被告人王海良,案發前是安徽省淮北礦工總醫院蘆嶺分醫院口腔科的醫生。

    除了都是公立醫院的醫生,黃新立、陸森、王海良三人還有另一重身份——OPO工作者。

    OPO是人體器官獲取組織的簡稱,是指依托符合條件的醫療機構,由外科、重癥醫學科等科室醫學人員和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組成的醫學組織或機構,從事公民逝世后人體器官獲取、保存、轉運等工作。

    案發之前,黃新立是南京鼓樓醫院OPO辦公室主任;陸森是江蘇省人民醫院OPO成員,主要從事人體器官的摘取手術;王海良則在2015年至2018年,先后成為江蘇省人民醫院、南京鼓樓醫院的人體器官捐獻信息聯絡員。

    黃新立祖籍安徽,王海良、楊素勛都是他的“老鄉”。1965年出生的楊素勛,案發前系懷遠縣人民醫院ICU主任。

    判決書顯示,6名被告人跨省“協作”的過程中,楊素勛負責獲取器官的第一環——發現合適供體、做家屬工作、與“上線”黃新立聯系。據楊素勛交待,懷遠縣人民醫院ICU的病人如果搶救不了,家庭放棄治療了,他會以ICU主任身份找家屬談“捐獻器官”的事。

    楊素勛曾在懷遠縣人民醫院擔任ICU主任多年。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如果病人家屬有意向,我就會把病人的化驗單發給黃新立,看病人的器官能不能用。如果可以用的話,黃新立就派王海良過來,找病人家屬簽字?!秉S新立接受調查時供述。

    判決書顯示,王海良、楊素勛等人找病人家屬簽字,提供的是一張“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表”。李萍的器官被摘取之前,她的丈夫和女兒也曾在“捐獻表”簽字。在這張表上,登記單位和編號均是空白,也未蓋公章。

    一審判決書顯示,摘取器官的手術,除了李萍那次由陸森負責,其他10次都由黃新立主刀,王海良協助。手術前,黃新立會從南京坐高鐵,經蚌埠來到相距兩百多公里的懷遠。

    手術一般安排在后半夜。楊素勛、王海良等人將放棄治療并“判定死亡”的病人推到一輛“救護車”上。這輛外觀有救護車標識的白色面包車,司機是安徽宿州人歐洋。

    據歐洋交待,2015年左右,他從宿州市埇橋區三八鄉衛生院購買了這臺救護車,換了車牌,用于在醫院附近接送病人,但不具備營運、救護資質。

    黃新立、王海良等人摘取人體器官的手術,一般在歐洋這臺“黑救護車”上進行。按照規定,獲取捐獻的人體器官,必須有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在現場見證。熟悉這些程序的黃新立等人,往往通過偽造簽字等手段來“完善手續”。

    據法院判決書記載,被害人顧某、杜某的人體器官捐獻表上,有南京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丁中偉的簽名。但丁中偉后來向警方證實,他并沒有參與見證上述器官的捐獻,“器官捐獻登記表中不是我本人簽名”。

    2013年9月起在全國強制使用的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在分配器官時根據醫療需要進行“自動分配”。據懷遠縣人民檢察院的指控,黃新立等人以器官捐獻為名,以“國家補償”為誘惑,非法摘取死者人體器官,并采取先移植后分配、偽造篡改醫學數據、操縱人體器官流向錄入系統等手段,將非法獲取的人體器官“洗白”。

    摘取的肝臟、腎臟等器官多數由黃新立帶走,有時他會安排王海良或黃超陽去“送貨”?!?0后”的黃超陽是經營醫療器械的生意人。

    據黃新立交待,這些器官,有的直接帶回他當時所在的江蘇省人民醫院,有的送往外地醫院。在摘取器官之前,他就會與需要器官的供體或醫院私下聯系好。

    黃新立聯系接受人體器官的下家,主要通過中間人岳揚來“協調”。判決書顯示,在黃新立等人“故意毀壞尸體”一案中,岳揚和他以前在北京的前同事楊洋,作為證人接受過警方調查。

    (來源:澎湃新聞)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袁藝嬌_NB14956)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