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晨破產,不講武德

    2020-11-24 18:51:49 易簡財經

    “太極大師”馬保國一個人帶火了金句“年輕人不講武德”,這兩個月,就連資本市場都有不講武德的人,譬如華晨集團。

    武林沒有武林盟主,但資本市場還好有證監會,面對不講武德的華晨集團,證監會馬上果斷出手。11月22日,華晨旗下兩家上市公司金杯汽車和申華控股公告稱,華晨集團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

    經濟周期向下,債券違約時有發生,先有華晨后有永煤,被市場認為不講武德。原因很簡單,人家違約是逼上梁山,而華晨有錢,有資產,有爸爸。

    假破產,真逃債?

    11月20日,華晨集團宣布破產重整,整個市場隨之嘩然,分析人士紛紛指責華晨是“假破產,真逃債”。

    11月,華晨承認,目前的債務違約金額已合計有65億元。但值得注意的是華晨的資產高達1900億,有不少非常有價值的資產。

    比如華晨中國手上華晨寶馬50%的股權,價值約480億元。

    華晨集團手上,原本持有華晨中國42.32%的股權,但它卻先把其中的11.89%股權,于5月、7月分兩次劃給了遼寧交投集團。之后,華晨集團又在9月,把剩余的30.43%股權全部轉移給新成立的子公司遼寧鑫瑞。11月,遼寧鑫瑞接著把持有的全部華晨中國股權質押了出去。

    把華晨寶馬這塊香餑餑劃走之后,10月下旬,華晨違約了。

    一位機構債券投資人十分氣憤地表示:“11.89%的股權劃撥,轉讓對價是38.69億元,華晨曾稱這筆錢將用于還債,但本金僅10億的私募債都沒有兌付。

    華晨中國的股權下沉了一層,變原來的華晨集團子公司為孫公司,此后債權人就不能查封華晨集團持有的華晨中國的股權,而只能查封凍結遼寧鑫瑞。遼寧鑫瑞現在還把華晨中國股權質押了,這部分股權質押會算作有財產擔保的優先債權,跟我們這種普通債權人相比,優先債權人清償先于我們?!?/p>

    “而且華晨還掛了兌付公告才違約,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省級國企掛網兌付公告但沒有兌付的案例,完全是對公開市場的一種欺詐行為,涉嫌虛假陳述?!?/p>

    天眼查穿透顯示,華晨集團是遼寧省國資委實控的國企,而上述操作基本都需遼寧國資委同意方可執行。也就是說,不講武德的并不只是華晨汽車,還有遼寧國資委。

    來源:天眼查APP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就一陣見血地指出,近期風險事件的根源并不在于過去簡單的行業景氣度下行,或是民營制造業的盈利羸弱,更多的是地方國企償債意愿的博弈。

    債券投資人只有安慰自己,還好證監會立案了。

    遼寧逃債史?

    不講武德,在遼寧省并不鮮見。

    2016年,遼寧第二大國企東北特鋼,截至當年9月,連續違約十次,涉及債市違約金額本金約71億元,涉及上百家機構投資人。有媒體報道,“東北特鋼的企業資質在鋼鐵行業里不是最差的,而且一直有盈利,并未到還不起債的地步;主承銷商國開行協調的償債方案早已明確。但由于省級領導不表態不拍板,快兩個月了一直未能推進?!?/p>

    持有東北特鋼46%股份的第一大股東遼寧省國資委,因為長時間內沒表態,觸發了遼寧省政府的信用危機。當時,遼寧省國資委,沒有給債權銀行以及主承銀行提供任何增信措施,被債權銀行和債券持有人質疑“惡意逃廢債”。

    遼寧省有一個不凍良港丹東港,是我國東北東部地區唯一出海通道,在這里有一家做港口運輸管理的丹東港集團。

    2017年,丹東港集團一筆中期票據出現實質性違約,導致其一連串債務問題被引爆,陷入百億級債務危機。此后,其提出的重整方案,兩次投票均未獲普通債權組同意,最后被法院強裁通過。

    重整后,丹東港由一個好公司(港口產業平臺)和一個“壞”公司(臨港產業平臺)組成,后者資產主要由在建工程構成,均處于長期停工狀態,債券持有人轉股的就是這個停工的公司。若按照臨港集團的每股權益價值計算,清償率僅為11.68%。

    再往前看,遼寧省的逃債問題似乎一直未絕,也早已有遼寧銀監系統人士做過深入骨髓的分析。

    2003年,一篇《國有企業逃廢債行為研究——以遼寧省為例》論文發表了,作者為遼寧銀保監會官員,當時“已從事金融監管工作十二年”。

    在論文中,其指出國有企業是當時逃廢債的主力,借改制重組之機逃廢銀行債務。他歸納出逃廢債企業的共同特點是,“都將原企業的有效資產轉移,把債務扔在老企業,有效資產隨意打折處理”,“改制后的新企業,或是忙于以對外入股、聯營合資、合作的名義轉移有效資產,再建立新企業,迅速抹掉與原企業的資產轉移關系,或是化整為零,集團下屬多家分公司分散使用資產,使得債權銀行無處追查”。

    遼寧是東三省帶頭大哥,由于遼寧長期逃廢債,東三省都受到影響,因此“投資不過山海關”,也就逐漸成了金融從業者的一種潛規則。沒有了金融支持,東三省經濟一直在掉隊。

    有投資人士對易簡財經指出,“投資不過山海關并不是虛的,都是因為過去東三省種種操作導致的。這不是地域黑,這都是多少億買出來的一句教訓,現在別說金融產品,你要喊我去東北旅游我都不去?!?/p>

    結語

    在江湖上混,講武德很重要,很多省份都明白這點。

    2020年11月14日,山西省一封《致山西省屬企業債權人的一封信》刷屏,其直指山西省自2017年起,通過提前預警、信用增信等措施,省屬企業剛兌的6712.6億元到期債券,未出現一筆違約。

    4天后,山西更是再召開省屬國企和金融機構負責人專題會議,強調“借債還錢、天經地義,這是晉商的基因。我們腦海里從沒有閃現過欠債不還的念頭,也決不允許省屬國企負責人有這樣的念頭?!?/p>

    2019年,貴州省國有企業發行的債券面臨困局,貴州省主管金融副省長帶隊與金融機構溝通交流,在交易所和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協助下,舉行債券投資者交流會及路演,效果良好,市場逐步恢復對于貴州的信心。

    來到華晨來到遼寧國資委身上,他們卻偏偏成了逃廢債的代表,連破產重整前都先劃出優質資產。有業內人士指出,金融體系的根基是信用,沒了信用,整個區域的融資成本都會抬升,區域經濟的提振更會難上加難,這種影響很可能不是一年兩年,而會是十年二十年長期性的。

    不講武德很要命,長期不講武德更要命。

    END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