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記者勇闖情色陷阱:招聘網站里,大老板們公開拉皮條!

    2020-11-24 17:01:29 無相財經

    求職平臺不該成為獵艷之地。

    無相財經出品

    1 2 3 4

    秘書,一般是幫助老板處理公司日常事務和雜務的人。

    但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這個詞變壞了。

    尤其是”女秘書”,總是令人浮想聯翩。

    究其原因,是因為過去貪腐問題的泛濫,很多潛規則的故事里,都有老板和秘書的不正當關系。

    于是這幾年,“秘書”這個詞搖身一變,變成了“助理”,聽上去就好聽多了。

    但是,換了名字,也抵擋不了有些公司和老板的淫邪欲望。

    近期,新京報記者通過暗訪,發現了不少公司在網站上發布情色招聘。

    名義上是招“助理”,但實際上,是幫老板招情人。

    今年五月,廣州網友艷艷在BOSS直聘上應聘秘書助理職位,直接被老板載去陪客戶吃飯,“客戶走了之后,他突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摸了一下我的頭”。

    記者發現,今年以來,包括北京、杭州、南京在內,有有多個地區的網友反映,在BOSS直聘上遭遇“情色招聘”。

    此類招聘信息多打著“董事長助理”、“生活助理”的旗號,面試的時候,卻要求應聘者提供性服務。

    于是在11月初,新京報的記者就在BOSS直聘上發起求職申請,申請 “助理”“秘書”等職位。

    在面試過程中,記者暗訪發現,的確有多家公司涉嫌情色招聘——既有專門為“客戶”物色女子的“中介”,也有親自面試的老板。

    面試地點有酒店咖啡館、私人別墅、甚至商務“保姆車”上。

    想一想,就知道不可描述。

    比如,一家名為“世界財富精英會”的機構就在招聘“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特別助理”崗位。

    薪資待遇為每月1萬元至1.5萬元。

    勞斯萊斯俱樂部……聽起來就很唬人。

    其頁面顯示工作內容為:

    “負責協助領導開展有關俱樂部資源與合作事務,處理公共關系,組織飯局與高端企業家聚會,社交管理與活動研發,安排與陪同出席會議活動,以及日常助理類相關工作,要求形象氣質俱佳優先?!?/p>

    感覺這里面有東西,記者順水推舟的聯系了里面的:“方先生”。并按照要求。提供出生年月及生活照。

    不知道是東哥太實誠,還是記者太聰明。

    幾番過招,記者就套出了行業里的潛規則。

    東哥介紹,他是專門為客戶物色女孩的“獵頭”,助理這種崗位月薪10萬到30萬,要求是“能接受每個月不超過三次的曖昧關系?!?/p>

    “需要你會提前一天聯系,最關鍵就是互相保密?!?/p>

    東哥說,如果客戶面試通過,應聘者拿到工資,需要給他發一個3000元至5000元的紅包,“這是規矩,剩下的都是客戶給我們傭金?!?/p>

    東哥還說,應聘者也可以發掘身邊的漂亮女孩,介紹她們“做外圍”,抽取傭金。

    據其介紹,這次的客戶從事地產貿易,已經向東哥預付了一筆不菲的保證金,要東哥替他招聘“私人助理”。

    臨行前,他向記者強調,“別給我掉鏈子。這是你人生中一次轉折點,一定把握住,以后也許我還會靠著你呢?!?/p>

    后來,記者繼續假扮應聘者,和老板見面,地點是一個酒店的咖啡廳。

    老板是一個30歲左右的男子,他仔細詢問記者的收入水平、來京時長、感情經歷與性經歷。

    問完后,就開始切入正題:

    “我們倆的頻率就是一個月發生3次到5次的性關系。一個月的薪資,我讓你自己說,你覺得自己值多少錢,10萬、15萬、還是20萬?”

    司機在一旁附和,“董事長對錢沒有概念”,說著拿出了一沓錢。

    幾番交談過后,該男子表示滿意,“我現在可以定了,就用你?!?/p>

    然后,他讓司機找一家醫院帶記者檢查身體?!坝袥]有胸???讓我摸摸看?!币贿呎f著,他一邊企圖伸手觸碰記者胸部。

    記者表示拒絕,下車離開。

    調查仍在繼續,離開后,記者通過天眼查發現,這家名叫“世界財富精英會”的俱樂部成立于2015年,注冊資本1000萬元,最大股東為毛某某。

    經營范圍有:承辦展覽展示活動,會議服務,銷售飛機、游艇、汽車等。

    在2015年8月17日,就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一家公司可能是碰巧,如果很多家公司都這樣,那就是一潭很深的水了。

    于是記者又在BOSS直聘上,應聘了一家叫“中族集團有限公司”的 “生活秘書”。

    隨后,李先生與記者約定在北京CBD國際高爾夫俱樂部的別墅區進行面試,表示會是老板親自面試。

    記者提出對安全的擔憂,要求在咖啡館等公共場所面試,李先生拒絕。

    面試當天,記者進入一棟二層的獨棟別墅,一樓墻上掛滿巨大的字畫,桌子上擺滿各種佛像, 和不少實木大柜子。

    記者見到了“李總”。

    他表示,自己招聘的是私人生活助理,工作內容是照顧他的吃喝玩樂衣食住行。

    此后,“李總”又詢問記者的身高、體重、此前工作經歷等。

    在此過程中,“李總”面帶微笑,不斷上下打量著記者。

    面試結束后,記者起身離開,“李總”突然走上前,將記者拉入懷中,撫摸頭發和胳膊,持續約10秒。記者反抗后隨即離開,“李總”笑著表示,之后會再聯絡。

    兩次應聘,兩次遇到色老板。

    由此看來,群眾舉報的都是實情。

    記者們調查發現,在BOSS直聘上,從事情色招聘的,還有一些私人保姆的家政公司。

    他們要求應聘者不僅要照顧老板的生活起居,同時要提供性陪侍。

    “一般長得好看的,年紀小的90后、00后,都是一個月15萬元。價格要看女孩子條件?!?/p>

    有中介向記者索要泳裝照片,說是要給客戶展示身材……

    改革開放40年,有錢人越來越多了。

    但物質的豐富,并不代表精神的向上。

    封建社會地主家招小姐,納小妾的事情,依然存在。

    而在網絡時代,這一切只是變得更加隱蔽。

    接到舉報后, BOSS直聘的客服處理了中族集團的賬號,但“世界財富精英會”的助理崗位仍在開放招聘。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王振華。

    就是涉嫌猥褻幼女的新城控股前董事長。

    他的辯護律師說,他喜歡嫖宿年輕漂亮女性,但有原則,不碰少女。

    律師的前一句話,我是相信的,但后一句話,我是萬萬不敢相信。

    當初,王振華就是通過中介找來了兩個幼女,并給了中介人10萬元。

    10萬元,對于很多年輕人而言,是筆不小的數字。

    但對于一些老板來說,真的就是九牛一毛上的那根毛尖尖。

    現在,王振華的事情已經沒有下文了,而在招聘網站上,這些罪惡還在衍生……

    我們又能如何改變這一切呢?!

    相關報道:名為招助理實為“拉皮條”,平臺不是獵艷之地

    “世界財富精英會”在BOSS直聘上招聘“中國勞斯萊斯俱樂部特別助理”的頁面。軟件截圖

    “有沒有胸啊,讓我摸摸?!卑翟L記者正在被“面試”,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一邊說著,一邊企圖伸手觸碰作為“應聘者”的記者……

    這不是段子,而是新京報最近報道的一個真實場景,且只是個開頭。它的背后,是一個龐大的情色生意鏈條。

    今年以來,包括北京、杭州、南京在內的多個地區網友反映,在BOSS直聘上遭遇“情色招聘”。新京報記者按照這一線索暗訪發現,多家公司涉嫌情色招聘——

    既有專門為“客戶”物色女子的“中介”,也有親自在別墅里面試,并對應聘者動手動腳的老板,甚至有公司名為招聘助理實為替“客戶”尋找性伴侶。

    求職平臺不該成為掮客們獵艷之地

    這類情色招聘大多打著“私人助理”、“生活助理”的旗號,從常識來看,這類行政助理屬于基礎崗位,專業背景不強的年輕女性是這類崗位的目標人群。

    此外,這些單位不僅被包裝得極其高大上,而且月薪過萬,工作內容的描述又簡單模糊、語焉不詳。這對于初出茅廬、涉世不深或者急于求職、不知底細的女性來說,無疑頗具吸引力。

    而一旦有年輕女性開始打電話、去面試甚至真正開始所謂的工作,一場場展現人性貪欲和丑惡的“戲目”,或許就此拉開了序幕。

    有多少女性真的被獵艷,我們不得而知;她們是雖機智逃脫但就此留下心理陰影,還是就此失控沉淪被傷害,甚至上演狗血八點檔故事,我們也不得而知。我們能確定的是,以招聘之名行獵艷之實,對于每一位迫切找工作的年輕姑娘來說,都是一顆“糖衣炮彈”。

    報道中,記者面試結束后起身離開,就被“李總”突然拉入懷中,撫摸頭發和胳膊,持續約10秒,記者反抗后才離開。那些初入職場滿懷期待找一份工作的年輕女孩,面臨著怎樣的風險,由此可想而知。

    明明應該被法律和道德死死按在見不得光的地方,如今卻打著正規招聘的幌子招搖過市,此外因為打法律的擦邊球,受害者只能獨自消化,這正是這種情色招聘的可怕與可惡之處。

    長安大居不易。這些情色招聘的每一個字,裹挾著的都是下流和貪欲,瞄準的是那些缺乏經驗的青年女性,對那些想清白立身的姑娘們而言,她們不該成為被掮客們獵艷的對象。

    因此,無論是掮客,還是存在審核漏洞的所謂正規招聘平臺,他們的“惡”顯然應該被看到、被打擊。

    暗訪視頻截圖。

    平臺、媒體、警方不妨聯動協同治理

    對于情色招聘,涉事平臺并非沒有措施。在BOSS直聘的安全求職指南中,提示“如果在面試中遇到騷擾或攻擊,請在保護自身安全的情況下保留證據,并向平臺舉報投訴?!鼻彝对V欄里直接就有“色情騷擾”選項。

    但現實中,不能僅僅指望用戶發現問題后去舉報。平臺應該主動發現,把監督和管理前置,提前掐滅風險。要知道,一些風險等用戶自己“體驗”完再去投訴,可能已經造成了傷害。

    事實上,仔細打量,類似的情色招聘并不鮮見。以往的一些社交平臺上,也出現過“情色交友”“情色直播”等內容。說來說去,還是那些違法分子,瞅準了招聘平臺的“便利”和漏洞。

    因此,打擊情色招聘,一方面需要相關平臺直面問題,認真對待,對此類亂象要零容忍,通過查漏補缺、升級自身的審核監督系統等手段來規避風險,也維護平臺的信譽值;另一方面,也需要執法、司法機關主動接收來自平臺的反饋和媒體的報道,對接查處。

    就目前看,在招聘公司背景、招聘內容真實性上,相應審核、甄別和動態監督顯然應建立起來。針對當前亂象,建議平臺方的監督觸角更具針對性——對女秘書、女助理、私人保姆這樣的相對特殊崗位,可以有更細致、深入的核實。

    還要看到,關閉和下線那些違法賬號,遠遠不是句號。那些不法分子也完全可以換一套馬甲,繼續以類似的套路“作案”。這只是在處理賬號,并不是處理人。所以,在平臺處理的基礎上,警方或許也可以主動按圖索驥,深入調查這背后的灰色產業鏈,從源頭上杜絕類似的事情發生。

    招聘平臺不能成不法分子的招嫖平臺、獵艷渠道,也只有形成社會治理的合力,才能精準治理,更好地護衛年輕女性的求職安全感。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覃肄靈_NB17208)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