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朗普讓步,黨內支持率意外高漲,2024年和兒子一起提名候選人?

    2020-11-24 15:49:17 排頭視界

    據美國媒體報道,特朗普近日終于表示讓步,同意權力交接了。

    特朗普的松口,預示著為期半個月的“權利拉鋸戰”即將告一段落。很快拜登會名正言順地走進白宮,而總統也將轉換戰場,劍指2024,為下一屆大選做準備。特朗普底氣何在?最新的民調結果揭曉了答案。

    11月23日,據《每日郵報》報道,目前共和黨人對特朗普仍然寄予厚望。最新的民調顯示,他和彭斯成為了2024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領跑者。除此之外,特朗普的兒子也名列其中,成為潛在的考察對象。

    根據《七封信》的2020年選民優先級調查,在大選之后,特朗普一直堅持所謂“選舉欺詐”的說法,在支持者中引起了強烈共鳴,有高達62%的粉絲表示他們不接受選舉結果。同時,特朗普還成為黨內呼聲最高的下任總統候選人,很多共和黨人對特朗普,在2024年大選中的表現寄予厚望,或許這就是他堅持“斗爭”這么久的原因。

    民意調查顯示,目前有三分之二的共和黨人希望特朗普在2024年能再次競選總統。除此之外,在大選中投票給特朗普的選民中,有79%的人相信選舉存在欺詐,并認為拜登是從特朗普那里偷走了總統一職。

    11月23日,特朗普表示允許拜登進行過渡準備,但他依然沒有承認失敗,他將持續進行法律“斗爭”,黨內態度也呈現兩極:86%的共和黨人支持拜登平穩過渡,同時也有63%的共和黨人希望解決今年“選舉舞弊的問題”。

    或許是考慮到美國的嚴峻形勢,無論是肆虐的新冠疫情,還是陸續擴大的反封鎖抗議都成為極大的不確定因素。因此有78%的民主黨人,82%的獨立人士和86%的共和黨人表示希望特朗普能呼吁國家團結。

    但正如奧巴馬所言,特朗普不喜歡失敗。四年來,特朗普逐步建立起強大的粉絲天團,這些瘋狂的堅定支持者,成為了他日后為所欲為的堅強后盾。

    此前,特朗普為了組建新團隊忙了好一陣子,即使面對民主黨人的聯合抨擊以及共和黨人紛紛“反水”,他依然我行我素。

    可以說,沒有哪個共和黨人能像他一樣堅挺,也沒有誰能像他一樣能夠化解各種攻擊。他說選舉存在舞弊,那就提起訴訟;他說郵寄選票有問題,就發起重新計票。特朗普這些破天荒的舉動,理所應當地調動了粉絲們的積極性,增加了粉絲們瘋狂的理由。反映在民調中,那就是總統依然深得人心。

    據報道,在2024年共和黨候選人提名中,總統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明顯領先。在共和黨選民中,有60%的人表示,會在2024年將再次支持特朗普,彭斯略少但也有58%。

    在加入了獨立人士的投票之后,彭斯的平均支持率后來居上達到48%,特朗普略少,為46%。緊隨其后的是得票率29%的共和黨人、參議員泰德-克魯茲。除此之外,特朗普的大兒子,小特朗普也獲得了27%的支持,雖然得票不多,但是勝在年輕,再加上總統傾囊相授,一切皆有可能。

    然而,四年的時間畢竟漫長。雖然特朗普不愿意讓步,但也必須為接下來的生活轉變做準備了。11月23日,特勤局詢問特朗普身邊特工的意見,建議如果他們有興趣,可以繼續為特朗普工作,不過工作地點要從白宮轉到佛羅里達棕櫚灘。

    延伸閱讀: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S5D6CU00514FGV8.html

    文/李長春

    【直新聞按】從美國大選選舉結果看,大局已定。在關鍵的賓夕法尼亞州,聯邦法官也駁回了特朗普陣營的訴訟。但特朗普仍然沒有認輸,甚至揚言要揭發所謂的“選舉舞弊”。輿論普遍認為,特朗普難以翻盤,但他仍然不計一切動作連連,究竟有何意義?

    另一方面,拜登一方已經緊鑼密鼓地安排內閣人選。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庫恩斯此前被認為是出任國務卿的熱門之一,而彭博社當地時間周二就報道稱,拜登計劃提名安東尼·布林肯出任國務卿。在對華問題上,布林肯強調恢復美國同盟體系和價值觀后,再有效與中國在人權、科技和香港等議題上保持美國的強硬,而不再像蓬佩奧那樣基于透支美國同盟基礎上削弱自己與中國“對抗”的能力。而庫恩斯也形容中國是一個“平起平坐的競爭者”,同時強調在氣候變遷、全球公共衛生及核不擴散等領域合作也至關重要。

    那么這些接任蓬佩奧的人選將在多大程度上左右對華政策?中美關系會否因拜登政府的上臺而峰回路轉呢?

    帶著這些疑問,深圳衛視&直新聞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金燦榮。金燦榮認為,未來美國對華關系主要還是取決于拜登,雖然他的幕僚也很重要,但其重要性不如他本人。未來關鍵是與拜登和其團隊建立聯系,恢復對話,恢復對話后,后面有很多事情就可以一塊做。

    而對于特朗普目前的一系列不服輸的動作,金燦榮認為,特朗普除了性格原因外,還有個人利益的考慮。如果他老老實實接受這個結果,他離開白宮以后會很慘。這么鬧一鬧,他可以跟建制派達成某種默契。

    以下為專訪全文。

    特朗普只是給拜登添堵 不會改變大選結果

    深圳衛視&直新聞記者李長春:您如何看特朗普此時為挽回敗局的一系列舉動?又能達到怎樣的結果?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 金燦榮:今年美國選舉確實出現了很多想不到的事。首先今年提前投票特別多,大概有接近1億人提前投票,另外提前投票當中有6500萬張票是郵寄投票,這都是歷史上沒有的,這跟疫情有關系,也跟政治熱情有關。還有今年總投票率特別高,大概能達到65%以上,65%到67%。這好像是1900年以來100多年最高的投票率。

    然后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社會分裂。拜登到目前為止得到了7800萬張票,特朗普現在得到了7300萬張票,他們中間差了500萬張,兩者都創造了歷史。拜登得的票是美國總統選舉史上第一,特朗普是第二。因為這些新的現象導致的后果就是選舉的結果到現在也沒有確定,在法律上沒有確定。原來的慣例就是選舉日當天晚上基本上就確定了,輸的那一方就祝賀勝利方,勝利方就會很高調地強調團結的話就結束了。

    但是確實到現在也沒有結束,特朗普現在不接受這個結果,他有幾個原因,一個就是他有7300萬的支持者,他必須向他們交代;再一個他自己個人性格就是不服輸的,明明說的還是不服的,至少嘴上他不服輸。第三個他可能還是有一些利益考慮,因為他得罪了很多人,有很多人要起訴他,如果他老老實實接受這個結果,他離開白宮以后會很慘的,這么鬧一鬧,他可以跟建制派達成某種默契,就是我不鬧了,但是你們就放過我一把,如果有起訴,你可以給我擺平。大概這幾個因素搞到一塊,現在又出現了一個結果,特朗普及團隊正在努力推翻選舉結果。

    這邊包括起訴,還包括最新的一個動作,就是他們跟一些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談判,有沒有可能雖然拜登贏得了選舉票,但是由共和黨議會來決定誰當選,而不是選民。因為美國憲法這方面是個模糊的,沒有規定的,他想鉆這個空子。但他好像不成功,他去找了密歇根州的州議會共和黨議員,結果那幫人說,“我不會改變慣例,我尊重憲法”,所以至少他第一個努力沒成功。

    但是反映出他現在正在跟他的律師團隊絞盡腦汁,在改變選舉結果,所以導致就這么個情況,選舉11月3號就完成了,到了今天,快過去20天了還是沒結果。他不服,然后正在用法律政治談判,甚至局部地煽動民眾鬧事來改變結果。大部分人認為他這些動作給拜登下面一個團隊添堵,但是并不能改變結果。

    拜登上臺 對中美關系利大于弊

    深圳衛視&直新聞記者李長春:彭博社當地時間周二就報道稱,拜登計劃提名安東尼·布林肯出任國務卿。而此前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庫恩斯也被認為是出任國務卿的熱門之一。據您觀察,從他們的言論看,拜登上臺后,中美關系是否可能走出目前的僵局?未來要打破僵局的關鍵是什么?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 金燦榮:現在美國人有很多議論,因為國務卿是眾部之首,是第一個內閣級官員,所以挺重要的。目前他們點到三個人,一個是安東尼·布林肯,一個是蘇珊·賴斯,原來奧巴馬時期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然后再就是克里斯·庫恩斯,到底選誰,現在我不知道。

    要考慮國會批不批準,不是提了就會批準的。來考慮國會接不接受,最后選哪一個現在不好說??赡芪襾碇v,拜登上臺總體來講,對中美關系的利是大于弊的。他至少愿意跟中國會有某種接觸,因為現在中美關系一大問題,就是老特完全中斷了中美之間任何對話,這個很麻煩,這個很不好。那么拜登上臺我覺得至少一部分對話是會恢復的,對中美關系非常好。

    利弊皆有,但利大于弊,弊是什么?拜登會找很多盟友,一塊對中國施壓,這個老特是不屑于干的,一般老頭就是脾氣大,自己就單干了對吧?單干對我們壓力很大,但是相對簡單,拜登可能要復雜一點。他的手法要復雜一點,分寸感還好一點。手法復雜一點,面對起來困難一點。拉盟友來壓我們,或者借用國際平臺來壓我們,這個可能都是以后常見的姿態。

    那么現在我們點到的三個人,安東尼·布林肯、蘇珊·賴斯或者克里斯·庫恩斯,到底哪一個方比較擅長,現在不太好說。我覺得中美關系在拜登執政之后會不會稍微好起來,主要還是取決于拜登。他的幕僚也很重要,但其重要性不如他本人。未來關鍵是與拜登和其團隊建立聯系,恢復對話?;謴蛯υ捄?,后面有很多事情就可以一塊做。

    拜登不會舍棄“臺灣牌”但會有所節制

    深圳衛視&直新聞記者李長春:據您觀察,拜登政府未來在臺灣問題上是否會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加激進的政策?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 金燦榮:我覺得應該會用“臺灣牌”,因為我前面講過美國兩黨都把中國當對手,其實對于中美關系結構上的競爭性,兩黨態度一致。然后“臺灣牌”是美國手上重要的一張牌,所以兩黨都會用。但是區別是,特朗普用起來好像有點肆無忌憚,拜登用起來可能稍微有所節制,這對避免臺灣問題激化,緩和中美關系是有點好處的。

    中國若進入CPTPP將帶來哪些變化?

    深圳衛視&直新聞記者李長春:中國日前表明積極考慮加入CPTPP,而拜登上臺后也被認為將執行奧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重返TPP是大概率的事件。在您看來,中國加入CPTPP還面臨哪些挑戰?一旦加入是否也將打破可能面臨的美國在經濟上的圍堵戰略?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 金燦榮:大家都知道11月15號,咱們國家的李克強總理跟東盟其他領導人一塊,和日韓、澳大利亞、新西蘭領導人一塊簽的RCEP。RCEP的標準比WTO要高一點點,那么就說明我們國家決心在下一步的改革方面動作要更大一些。

    接著1月20號在APEC網絡年會上,習主席又表了個態,在簽RCEP之后,我們要積極考慮加入CPTPP。反正從學術的角度來講,通常都覺得挺好的。因為CPTPP的標準比RCEP的再高一點。所以進一步我們國家會做好高質量的對外開放。

    所以首先是正確的方向,那么如果能進成,在介入中美談判時,中國的地位就更高一些。當然可能得冷靜一點,就是這個進去不太容易。它跟RCEP不一樣,RCEP是東盟主導的,東盟現在內心真的歡迎中國,所以就談起來順一點。CPTPP現在主要是日本主導,日本現在好像對接不接受中國還挺猶豫的。日本十有八九是讓中國美國都進去,但是中國進去得晚一點,美國早一點,這種可能性最大。所以兩句話,第一,中國表態加入CPTPP是好事,對中國下一步搞高開放水平很重要。第二,我們要現實一點,過程可能會挺長挺艱難,阻力還是很大,反正值得試一試。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李曦_NN2587)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