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登上臺對中美關系是好事嗎?詳解拜登外交策略

    2020-11-23 18:25:36 冰汝看美國

    拜登上臺對中美關系是好事嗎?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很多人都持懷疑的看法。但是過去四年,中美關系經歷了建交40年以來的最低谷,未來四年,還能更糟嗎?

    見證了中美關系40年起起伏伏的美國前資深外交官傅立民(Chas Freeman),他也是尼克松總統訪華時的首席翻譯這樣告訴我:“拜登會有興趣與共和黨人妥協,因為兩黨唯一的共識就是中國。對于拜登來說一開始就從中國著手來拉攏兩黨是非常誘人的選擇?!?/strong>

    曾經與拜登在奧巴馬政府一起共事的前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紐蘭(Victoria Nuland)認為:拜登和他的團隊已經在變化,民主黨接觸俄羅斯和中國的方式比過去更加有組織,有結構,強硬有力。

    N年前小王專訪時任希拉里發言人紐蘭

    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則更樂觀,他認為目前的白宮易主,不管對誰好,都是一個機會,但并不是說拜登上臺以后就一定中美關系都全面的改善,如果你這樣想是不合理的。

    拜登親自闡述對華政策

    在成為美國推定總統候選人后,拜登上周第一次公開闡述了他的對華政策主張。他說這是一個簡單的主張:美國需要確保世界其他國家和美國一起,讓對手理解某些明確的界限。這也是美國要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原因之一。拜登將在上任第一天就加入世衛組織和《巴黎氣候協定》。

    拜登在大選前10月25號接受CBS六十分鐘采訪里說:"目前美國最大的威脅是俄羅斯,可能破壞美國的安全和同盟關系。而美國最大的競爭者是中國,如何處理對華關系將決定中美將繼續作為競爭者,還是最終在軍事領域陷入更嚴重的競爭?!?/p>

    而美國如何在競爭中獲勝?拜登 10月22號以《為我們家庭更繁榮的未來》為題在世界日報撰文談到美國在實施對華政策時指出,要專注于提高美國的競爭力,振興美國的實力,重塑美國在海外的同盟關系和領導力。

    拜登競選網站的外交政策中寫道: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拜登奉行的外交政策是有利于美國中產階級的外交政策,要贏得與中國或者其他任何國家的競爭,美國都必須提高創新能力,團結世界民主國家打擊破壞經濟規則的行為。

    總的來說,拜登取勝策略就是:回歸國際多邊合作、加強美國經濟和創新實力。但是這兩者誰優先?拜登團隊的顧問之間存在分歧。

    “復興”和“改革”派

    在拜登的陣營中,也存在對華政策的兩派人物,一派被稱為“復興主義”,另一派叫做“改革主義”。復興主義希望盡可能將對華政策帶回2016年前,圍繞強有力的多邊外交和對經濟全球化的支持,讓美國在全球發揮領導作用。復興主義的代表是拜登的長期顧問,前白宮副國安顧問布林肯(Anthony Blinken)。

    華盛頓外交界公認的帥哥

    改革派則強調加強美國國內經濟的發展,他們認為外交政策需要在建設美國中產階級的基礎上有進一步的深入思考, 而蘇利文(Jake Sulivan)就是改革派的代表。

    蘇利文是希拉里的人

    但需要強調的是,這兩派的政策并不沖突,只是優先級別上存在差異。兩派都維護“拜登主義”的基本宗旨:加強美國領導力,重塑同盟關系,聚焦國內經濟。

    有華府觀察人士認為,拜登上臺后,他在對華問題上占有優勢,這要得益于特朗普實施的關稅政策,給了拜登更好的籌碼。因為拜登不需要立即撤銷關稅(雖然拜登并不贊成關稅施壓),除非中方能夠采取行動回應。

    其實歷史上,民主黨比共和黨更加保護主義。傅立民說,他希望拜登把關稅作為籌碼來解決兩國關系中懸而未決的問題。但是他擔心科技戰已經鎖定了,不會消失。這基于兩個原因,一是在美國支持這么做的人不會改變他們的想法,二是中國已經知道美國不是關鍵商品和服務可靠的供應商,作為防衛雙方都會把自己鎖定在科技戰,短期內不會結束。

    拜登的對華政策顧問,前美國國務院主管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指出,民主黨已經廣泛對中國在經濟領域的行為達成了共識,這一點與特朗普政府是一致的。拜登領導下的美國將會擴大政府所支持的活動,在人工智能,量子計算,5G等戰略高科技領域與中國競爭,目的是在遏制中國經濟影響力的同時,減少相互依存。

    拜登在關鍵議題的立場

    一個公開的秘密是:特朗普計劃在任期最后兩個月的時間里,制定一系列強硬外交政策,以鞏固他的政治遺產,并且讓拜登上臺后對他的政策難以逆轉。可能采取的行動包括針對中國個人和實體進行更多的制裁和限制等等。

    傅立民說,他不確定拜登能夠緩和中美關系,因為這一部分將取決于未來兩個月特朗普會做什么。特朗普政府內有人決心要鎖定對中國的敵對態度,比如貿易顧問納瓦羅。

    臺灣是傅立民最擔憂出現誤判的問題,特別是在未來兩個月,特朗普可以對中美關系造成很大的傷害,如果他這么選擇的話。拜登一旦真的受阻,就會損失很多時間。這段時間,我們已經看到特朗普炒了國防部長,美國政府陷入“困惑”的狀態。這是很危險的,因為其他國家可能會想要利用這個時機。

    在傅立民看來,大陸有兩個原因會想要對臺采取行動,一是美國正在廢棄中美關系正?;瘯r管理臺灣問題的協議,目前這個問題更加難以管控。第二是臺灣自己沒有展現出對大陸的妥協。

    1979年拜登作為參議員時曾投票支持《臺灣關系法》,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同時,推進美國與臺灣的非官方關系。不過2001年,時任參議員拜登撰文表示美國沒有保護臺灣免受攻擊的義務,美國總統不應該更屈從于臺灣,這可能讓美國自動卷入戰爭。

    2001年,拜登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臺灣政策文章

    雖然作為推定當選總統的拜登,還沒有在臺灣問題上表達過立場,但一個明顯的信號的民主黨2020年黨章中刪除了提及“一個中國”的相關內容。

    在南海問題上,奧巴馬和特朗普政府立場是一致的。在特朗普時期,美國加強了在南海挑戰中國主權主張的行動。雖然拜登至今并沒有在南海問題上作出公開表態,但分析普遍認為他不會逆轉特朗普政府時期在南海實施的軍事行動和政策。2013年中國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時,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曾直接警告中方美國不會承認中國防空識別區,將繼續在東海地區進行航行。

    2016年時民主黨黨章中簡要提到,要保護南海的航行自由;2020年民主黨黨章更加明確對所謂中國在地區的“軍事恐嚇”行為發出警告。在拜登勝選后與日本首相菅義偉通話時,拜登也再次強調了釣魚島適用于《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

    拜登已敲定國務卿人選

    拜登的對華政策班底都是大家熟悉的面孔,這些人大多是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干將:前白宮副國安顧問布林肯(Tony Blinken),前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鮑爾(Samantha Power),前美國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多尼倫(Tom Donilon),以及前面提到的亞太事務高級官員蘇利文(Jake Sulivan)。

    在拜登勝選前,民主黨參議員以及前高官就開始了暗中較量,爭相刷存在感,希望成為拜登的國務卿人選。《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維爾在9月曾撰文支持該州民主黨參議員庫恩斯擔任拜登的國務卿。猶太人觀察網站在5月就曾刊文稱贊庫恩斯是國務卿的最佳人選。庫恩斯在一份聲明中曾表示,自己與拜登的外交政策非常相似,看法非常一致。拜登有很多國務卿人選,但如果拜登考慮他,庫恩斯將感到榮幸。

    另一位競爭者是來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墨菲,墨菲非常踴躍地在各種外交政策的論壇亮相,并且在國際事務的??l表文章。有知情人士稱,積極參與外交事務的墨菲成功吸引了拜登陣營的注意。

    美國國會山報指出,拜登已經敲定了國務卿人選,可能在一周內就宣布,目前呼聲最高的是前美國國務院的二把手,副國務卿以及前白宮副國安顧問布林肯。他與拜登共事了幾十年,在過去四年,也一直在為拜登的學術中心效力,為連任出謀劃策,可以說是最深得拜登信任的顧問。

    2017年小王在電梯里遇到布林肯,他手上正拿著拜登當時的新書《答應我,爸爸》,還推薦給我說這么書寫得特別好。這本書正是拜登紀念因腦癌去世的大兒子博.拜登的回憶錄,而博要求拜登答應自己的遺愿就是:競選美國總統。

    拜登2017年上艾倫秀時,拿起書深情一吻,然后老淚縱橫…

    另外,前國安顧問蘇珊.賴斯,前常務副國務卿伯恩斯也是可能的人選。分析預計,拜登上任的前半年,主要精力將被新冠疫情所占據,因此拜登需要一位既熟悉美國國務院運作,又能確保獲得國會任命投票,讓他省心的國務卿。

    拜登的談判思維

    無論國務卿人選是誰,最終對外交政策拍板的人仍然是拜登。拜登在擔任參議員三十多年的時間里,是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的成員,建立了廣泛的人脈,在擔任美國副總統時期,拜登也積累了豐富的外交經驗。華盛頓的外交界對拜登處理外交事務普遍感到樂觀。除了美國外交政策會回歸到有序、穩定、可預測,更重要的是,世界很多領導人都跟拜登是“老熟人”。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員歐逸文(Evan Osnos)說:“在當下美國看起來在很多方面都不再熟悉,從特朗普政治的性質到美國分裂的本質。對于美國海外的朋友和對手來說,認同的能力也是一種政治資產,這是我們經常會忽視的?!?/p>

    歐逸文近期出版了一本關于拜登人生經歷的新書《拜登的人生,競選和最重要的事》,他總結道,拜登在談判時與特朗普方式完全不同,他更容易站在對方的角度出發,設身處地地考慮對方的利益,以取得對方的信任。無論是在威爾明頓還是巴格達還是北京,拜登的基本觀點就是不要告訴別人他們的利益是什么。

    曾經與拜登共事的前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紐蘭也指出,拜登會在談判中通過考慮對方的實際情況,了解對方的政治環境,他們的回旋空間有多少,然后他會打電話給對方的談判官員,并試圖共同承擔一些政治風險,以謀求對兩國都更好的結果。

    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在美國大選結束后向拜登敲響了警鐘,基辛格表示今年的中美關系迅速惡化,正滑向一場新冷戰,因此雙方需要承諾“無論發生任何沖突,都不會訴諸于武力”?;粮窈粲醢莸菓杆俨扇⌒袆踊謴兔乐袦贤ㄇ?,否則世界將陷入一場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災難。

    曾作為前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時首席翻譯的傅立民建議:“我認為中國需要積極考慮如何改善中美關系,中國可以接受什么樣的變革提議,我并不是建議中國要做違背自身利益的事情,而是也許加快一些已經在計劃中的事情,比如進一步開放,也許在中國和美國共同關切的領域采取一些行動。我認為中美需要恢復自尼克松和基辛格時代以來我們從未真正進行過的對話,即評估世界的外交對話,哪些局勢發展是在我們看來朝向正確的方向?哪些是錯誤的方向?”

    拜登已經表示他上任后的四大優先議題:第一應對新冠疫情,包括防疫和疫苗包括治療;第二是恢復美國經濟;第三是處理種族矛盾;第四是應對氣候變化。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表示,在四大優先事務中,三個都與中國有關的,屬于國際公共利益,中美應該從中尋找合作的突破口。

    拜登的對華政策不會延續特朗普,也回不去2016,因為過去四年,中國變了,美國看待中國的方式也變了, 而拜登的團隊需要為這個變化的世界做好準備。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