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婚幾十年都是AA制,忍了半輩子!56歲阿姨“拋夫”自駕游獲贊百萬

    2020-11-21 19:14:24 環球網資訊

    來源:瀟湘晨報綜合搜狐新聞、抖音短視頻、@50歲阿姨自駕游

    近日,一位阿姨講述獨自開車自駕游原因的視頻引發熱議。

    在近四分鐘的視頻中,這位阿姨平靜地敘述了自己的前半生和婚姻生活,解釋了獨自自駕游的原因。

    這位阿姨名叫蘇敏,河南人,今年56歲,車子是女兒給了三萬塊加上自己的錢付了首付買的,之所以出來自駕游蘇敏稱是因為實在是忍受不了丈夫。

    在視頻中蘇敏稱,以往的生活大多數時候她仿佛和丈夫生活在兩個世界。除了自己的工作,她要照顧丈夫和女兒,承擔所有的家務勞動。

    經濟上,每一筆賬丈夫都要和她掰扯,一切AA制,除了她付出的家務勞動不算錢,一切都要算清楚。丈夫給車子上裝了ETC,由于綁的是他的卡,蘇敏偶爾過一次高速,丈夫還會問她要錢。

    “和他住在一起,我不但不花他一分錢,我還要每天免費為他做飯、打掃衛生洗衣服,這些作為一家人是應該的,但是要經濟共同體??!”但視頻中的蘇敏說,丈夫自己花錢大手大腳,可對卻自己總是斤斤計較。

    蘇敏幾次想離婚但念著孩子,就勸自己等女兒上了大學再說吧。

    女兒畢業了想著孩子要結婚,再忍忍吧;女兒結婚了又有了孩子,總不能讓女兒不工作只好幫忙帶娃,再忍忍吧一直忍到了外孫上學。

    外孫上了學,蘇敏不好一直住在女兒家里,回到自己家時,丈夫還是那個老樣子。想到那些壓抑的日子,蘇敏實在忍不下去了。

    網上博主的自駕游視頻啟發了她,開車,一個人,到處玩,她沒想到還有人可以這么活。56歲的蘇敏下定決心要為自己活一次:離開家庭,獨自去自駕游。

    買什么裝備,戶外怎么用電,如何長途開車……她開始在互聯網上搜索一切與自駕游相關的信息,把所需一件件加入購物車。

    出發那天,她坐在屬于自己的小車上,手握方向盤,在網上發布了自駕游的第一支短視頻。

    “朋友們,我要出發了,一直往南開?!?/strong>

    自駕兩個月來,蘇敏稱,美景慢慢治愈著她抑郁的心,心情好轉眼界也開闊了。

    如今,蘇敏的視頻獲得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在她的視頻的評論區里,有各種女性吐露自己的心聲:

    退休離婚的女性在這里尋找勇氣:

    同樣經歷的女性在這里尋找共鳴:

    年輕女性在這里尋求婚姻建議:

    也有熱愛自由的女性在遇到向往的生活:

    最近,蘇敏去了昆明,來到麗江、大理,在洱海邊露營,聽著鳥鳴入睡。最后想去海南過年。

    女婿本來想讓她趕在過年前趕回家,但蘇敏“不想給大家干活了”。

    對于更遠的將來,蘇敏回應稱:等對老伴沒有埋怨只有同情時,我可能會回去。

    相關報道

    女子婚后"不讓碰"被丈夫送醫院3個月 接回時懷孕了

    劉雨晴出生于1997年8月。尚在襁褓中時,“介紹人”4800塊錢把她賣給了漳河北邊兒的劉家。媽媽從外地被拐賣到河北,生下她就跑了。養父劉沐恩,頭腦不算靈光,常年吃低保,打了一輩子光棍,多靠大哥幫襯。長到十來歲,她從鄰居的閑言碎語里得知,她不是親生的。

    劉雨晴嫁了兩回。按現在的婆家人的說法,最初的起因是她“不給碰”,才想到要送她去精神病院瞧病,回來后卻被發現懷了身孕?!皼]人逼我?!彼龑煺f??杉依锶瞬蛔屗@么說?,F在,被問起那件事,她就一律說“不知道”,或是“吃藥迷(糊)了”。

    丈夫楊剛一家上醫院找理,男護工郭某竟主動站了出來,攬下責任?!熬褪峭嫱鎯??!逼牌艔堅普f,這是她在現場親耳聽郭某說的。兩個男人,老家相隔二十里地,某種程度上卻是同病相憐:郭某31歲還打著光棍,楊剛22歲還沒要上小孩,在農村是同等的“恥辱”。

    年初,楊剛就有過抑郁情緒。因為彩禮和操辦婚事,背上十多萬外債,卻沒能迎來正常的婚姻生活,他越想越氣。小臂上留下數道密集的刀疤,手腕也有淺淺的一道,甚至兩次有過跳樓的沖動。

    醫院,是劉家為小雨選定的,聽說親戚家的一個小伙在那兒治好了——“不是什么大病,就是離婚受了點刺激?!?/p>

    婚育在村里,是頭等大事,也是許多大悲大喜的來源。就在不久前,附近鄉里有個老太當街被車撞死,傳聞肇事司機當時正去相親的路上。沒有駕照,車是借的,不這么充門面,在當地幾乎別想討上老婆。

    這是今年夏天以來發生在河北魏縣一個村莊的故事,這里的適婚男女性別比高達159:100,男人比女人多出一萬一千余人。

    六年前,這里發生過“越南新娘集體逃跑”事件,轟動全國;2020年11月9日,媒體的聚光燈再次投射到這個貧苦的角落,故事的主角劉雨晴,卻長久失語,成為鏡頭遠焦的背景板,無處可逃。

    01//// 關鍵詞:第一監護人與性防衛能力

    劉雨晴很瘦,一件黑色羽絨服,一條牛仔褲,包裹住柔弱的身子。平常在院子里走動,就赤腳趿拉著一雙棉鞋。以前楊剛見過她看快手視頻學化妝,唇膏涂得厚厚的,眉毛也紋過?,F在雖說素面朝天,但乍眼看去,仍然清秀。普通對話交流,也沒什么異樣。

    “你想要這個孩子嗎?”“不想,”劉雨晴捂著肚子說,“我胃痛,還有膽囊炎,現在都不能吃藥?!?/p>

    孩子,隱約成了她的夫家告訟的證據和籌碼。9月1日,楊家人去醫院對質后報了警,魏縣警方宣稱,小雨和男護工郭某在訊問中都說,發生關系是自愿的。但楊家堅決要求追究郭某涉嫌強奸的刑事責任和醫院的管理責任,并向醫院索賠。楊剛說,民警一直說“司法鑒定預約不上”,換了幾個時間,遲遲沒有下文,孕期從50多天,愣是拖到了4個多月。他們心里沒底,“打掉孩子,誰知道醫院會不會賴賬呢?”

    小腹日漸隆起,家人著急,劉雨晴也跟著害怕起來。孩子鐵定是不能要的,懷孕初期,她在住院,每天都吃藥。楊剛說,醫院至今不肯提供病例本和藥方,出院帶回家的藥,也都沒有藥盒和說明書。

    楊剛展示醫院給妻子開具的每日服用藥物,均用粗糲的草紙團包裹。另有一個小藥瓶,貼著寫有“一天”字樣的膠布,撕開顯示,原包裝就是胃藥。

    11月9日,在楊剛舅舅楊磊的努力下,本地都市報介入報道。兩天后,楊剛終于領著劉雨晴父女倆,走進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醫院司法鑒定中心。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劉家親戚不乏微詞。他們在意小雨的隱私,更納悶,“要說受害人,也應該是小雨本人吧?”

    楊家耿耿于懷的是另一件事。院方稱,事發后,醫院曾兩次去劉家慰問看望,基本得到患者娘家諒解?!霸趺凑f他倆也是合法夫妻,不應該到我們家來談嗎?”當時在家的劉沐恩及其大嫂,特別向親家解釋,否認“諒解”一說:醫院只是來家里問了問病情、有沒有繼續吃藥,沒談“強奸”這碼事,更談不到損害賠償。

    在這番角力背后,牽扯到精神障礙者的一大疑難問題:民事行為能力認定。

    “在《民法總則》時代,只要你有精神病史,即使病情處于緩解期或者已經恢復,你都會被理所當然地認定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但明年1月1日起即將生效的《民法典》,在立法上有所進步,精神病人只要不在發病期,理應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币晃徊辉妇呙囊舛ūO護公證專家說,上述兩部法律都規定,配偶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的第一監護人(順位高于父母和子女),因此,在《民法典》正式生效前,楊剛確實有權利代表妻子刑事報案、起訴或申訴,這些都屬于監護職責范疇。

    院方向媒體透露了三個版本的病情,包括小雨“因出現精神分裂癥狀入院治療”、“剛來的時候醫院判斷她是間歇性精神病”,以及最后診斷為雙相情感障礙(既有抑郁又有躁狂發作的一種精神疾病,嚴重時影響患者的生活及社會功能),“具體表現為孤獨、不接觸人等,事發時已基本康復,因此對她管理比較松?!痹洪L張付章說,經過三個月的治療,小雨已經恢復得非常好,基本康復,并據此否認“強奸”一說。他同時承認,“發生這樣的事情,確實是我們管理存在漏洞?!?/p>

    值得注意的是,“間歇性精神病”并非臨床醫學專業術語,而是刑法中的法律術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1984年頒布的《當前辦理強奸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答》指出,“明知婦女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癡呆者(程度嚴重的)而與其發生性行為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應以強奸罪論處。與間歇性精神病患者在未發病期間發生性行為,婦女本人同意的,不構成強奸罪?!辈贿^,這一司法解釋已在2013年被廢止。

    司法部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張欽廷教授2019年發表論文建議,出現上述兩種情況,只需鑒定受害人的精神狀態,不必對其性自我防衛能力進行判定,以免人為造成案件審理復雜化。

    在精神司法鑒定實踐中,性自我防衛能力鑒定,只針對疑似強奸案件中被性侵的女性精神障礙者,評定其對兩性行為的意義、性質及其對自身后果的辨識能力。劉雨晴接受的司法鑒定,就包括了精神狀態鑒定、行為觀察和治療、性自我防衛能力三項,只有最后一項是單獨進行的,其余都有家屬陪同在旁。

    司法鑒定結論出爐需要一個月,公安部門將據此決定是否對郭某涉嫌強奸罪進行立案偵查。

    楊磊回憶,“醫生說,腦部CT掃描看不出什么問題,但智力測試下來,還不如十歲小孩。別人哄她兩下,她就信了那種。這談得上什么自愿?”

    不過智商低,不等于沒有性自我防衛能力。杭州市公安局安康醫院的一份性防衛能力鑒定案例分析論文顯示,有的被鑒定人智商只有55,但是社會適應能力良好,仍被判定為性自我防衛能力存在,“因為測定智商的結果,可能與被鑒定人受教育程度、社會環境、當時的心理狀態等因素都有一定關系?!?/p>

    02//// 娶一房媳婦五十萬:寧愿生的是女娃

    “我都23歲了,怎么還把我當小孩兒?”后來,單獨談及智力測試結果時,劉雨晴靦腆地笑了,她不覺得自己有精神病。她說只是討厭婆婆“抓撓”她。她拿手提拉著胸口的衣服示意,“還會脫我衣裳,扒我褲子,這不是玩兒人嗎?!倍牌艔堅频慕忉屖牵簝合崩鲜莵y丟衣服,新買的衣服,穿過一次就扔。她干脆鎖進衣柜里,拿什么,小雨就穿什么。

    做司法鑒定時,法醫問劉雨晴,有沒有受婆婆“虐待”,她什么都沒說,丈夫就站在身旁。眼下,懷孕和要做媽媽意味著什么,她也答不上來。張云還說,發現有孕不久時,劉雨晴曾隨口說,“孩子已經沒了?!?/p>

    奔波了三天,從石家莊回到魏縣家中,劉雨晴脫掉黑短靴,照常往床上一鉆。手機落在邯鄲丈夫家親戚的車里,她幾乎無事可做。她說,夜里漆黑一片,聽到房梁上有聲響,好像有人在上面打洞。她睡不著,害怕極了,想起小的時候,有一次被噩夢驚醒。真想跑去隔壁爸爸住的小屋,往床邊的沙發上一躺,“可爸爸是男的呀?!彼龗暝艘环?,還是作罷。

    她說比任何時候都想見到媽媽。她想象著和媽媽躺在一個被窩里,在她的胳臂彎里入睡。家里人不是沒有幫她打聽過,可是當年的“介紹人”早就病死了,茫茫人海,線索全無。

    婚后,劉雨晴常往娘家跑;事發后,她又想回夫家。有時是因為孤獨,有時則是念起楊剛的好。不過,只要婆婆在家,她說還是不敢住下去。

    父母生前留下的水泥房,劉沐恩住了大半輩子。討不上老婆,自然也就沒有翻新的必要。紅磚裸露在外,大門就是光溜溜的鐵絲網。木柴堆在土院子里,生火的煤爐靠著墻角,熏黑了一小面磚墻。

    楊家原本也好不到哪兒去,如今蓋起了兩層樓房,大廳里鋪滿瓷磚,天花板吊頂雕花也很考究,四角還掛著去年10月新婚時的大紅掛飾。楊父做建筑工,兩次摔壞了腰,為了兒子的婚事,親自蓋房。

    可光是買這些材料,就差不多掏空了家底。

    “邯鄲市幾個縣如今彩禮都流行‘三斤一響’,即百元人民幣要稱三斤,算下來大概12萬,然后再買一輛價值最少四五萬的小轎車。還有的彩禮要‘萬紫千紅一片綠’,即一萬張面值五元(紫色)的鈔票,一千張面值100元的大紅票子,加上一堆面值50元(綠色)的鈔票,共約15萬。除了‘三斤一響’和‘萬紫千紅一片綠’,還必須有一套房子,再置辦上家具,這樣算下來娶個媳婦至少要花費50萬元?!?/p>

    六年前有關“越南新娘集體逃跑事件”的報道中,詳細介紹了邯鄲農村的彩禮習俗,到今天也沒有過時?!拔艺娴糜X得虧欠家里太多了,如果我們家只有我妹妹,絕不會過得這么辛苦?!睏顒傉f。張云也感嘆,“現在都寧愿生女娃娃,也不想再生兒子嘍?!?/p>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統計顯示,魏縣10~14歲年齡段的男女性別比接近159:100,男性比女性多出11854人,如今他們正值適婚年齡;當年統計的10歲以下性別比也超過125。

    而聯合國明確認定出生性別比的通常值域為102~107之間。

    楊剛家臥室墻面上的結婚照。

    讀到初中,楊剛跟人打了一架,就此輟學,出去打工。幾年前,他還對結婚這事沒概念,每個月的工資都花得七七八八??赊D眼,身邊的同齡人,孩子都兩三歲了。男孩子一到十七八歲,家里就在忙著張羅了。在媽媽的催促下,楊剛也相過好幾次親。女方要的彩禮至少二三十萬,他剛見完,后面排著隊的男孩少說也有七八個。

    第一次見到劉雨晴,他看她文文靜靜,還怕自己配不上她,“能成也不容易,就想著趕緊結婚?!彼覘l件不好,彩禮要得也少,只有14萬,在村里算是最低檔了。楊剛許諾,“嫁到我們家,你不用做任何事,我們全包了?!本鸵驗檫@句話,加上給她買的零食,劉雨晴覺得他人好,動了心。

    第二天,楊家準備了一些水果禮品,第三天就上門定親。去年10月,雙方辦了婚宴,正式進門??蓷顒傉f,媳婦就是不讓他碰,“男人都接受不了這種事,說出去太丟臉了?!彼鷭屨f,也跟老丈人說,都是干著急。有時候,小雨睡到半夜一兩點,也會突然跑去他妹妹的房間睡。不久,兩人就進入分房狀態,她跟婆婆合睡。

    小雨在家從沒干過活,婆婆叫她掃地洗衣服,她不愿意,常常鬧得不歡而散。她賴在床上的時間越來越長,她說是因為無聊和困。后來飯也不想吃,光拿零食填肚子。有時也發脾氣,說胡話。除了玩手機上的小游戲,看電視,她沒有別的娛樂?!八娴氖菧坟埬欠N小游戲,教她玩稍微有點操作難度的,她就不會?!睏顒傉f。

    婆婆張云說,打從她嫁到家里,里外的衣服都是她給洗的,把她當小孩一樣哄著,覺得忍忍也沒什么。兒子能有個媳婦,生個娃,一起把日子過下去,就夠了。無論如何,傳宗接代是農村里天大的事。

    “討外地媳婦還是沒有本地的好,生完孩子跑了的太多了,”她隨口就舉了周邊好幾戶人家,“雖說孩子也不用他媽帶,都是我們老人操心?!?/p>

    03//// 醫院里發生了什么?

    按娘家人的話說,小雨的精神狀況一直挺正常的,只是不愛跟人說話,嫁人之后才發現她眼神呆呆的?!艾F在誰家的媳婦還會干活啊,都是男人家供著,有的還是‘扶弟魔’,三天兩頭往娘家拿東西,沒有那種結婚過日子、把男方家當作自己家的想法?!眲⒂昵绲奶酶鐒⑼约阂灿锌嚯y言。

    在農村,管那些不肯跟男人同房的女人叫“桃花女”。張云四處打聽擅長做法事的人,每次帶劉雨晴上門,都要準備一大堆貢品和元寶,至少花掉兩千塊錢。他們上上下下地“瞧”,往她身上撒東西,叫魂驅鬼。甭管出了什么意外,好像都能讓他們“瞧”出來;有人生病不吃藥,光看這個,他們家能跟醫院一樣,掛滿錦旗。先后跑了三家,可還是沒見起色。其實她心里也明白,頂多是求個心理安慰。

    楊剛反對“封建迷信”,他只是建議帶小雨去邯鄲大醫院看心理咨詢。他說自己從沒往精神病方面去想,“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絕對不會選這種封閉管理的醫院?!?/p>

    是劉家和楊母張云商量下來,決定就近在魏縣選一家。魏縣精神康復醫院因為醫保報銷比例高、家屬不用陪護,被認為是最方便的選擇。

    而劉雨晴說,她是被“騙”去醫院的。起因是幾天前,在自己家,和婆婆起的沖突。爸爸喊她一起吃飯,她不吃,婆婆又來“抓撓”她,連爸爸也在一旁幫著婆婆。劉雨晴氣頭上來,拿起棍子,差點打到爸爸的眼睛,“其實他們跑得快,打到身上也不痛?!睕]多久,她就后悔了。

    今年4月6日,在爸爸、大伯和婆婆的帶領下,劉雨晴住進了魏縣精神康復醫院。他們交了一千多塊押金,說好三個月一個療程。劉雨晴原本以為,那是看各科的綜合醫院,住了一陣子才發現不是。醫生怎么給她診斷的,她沒有印象,“只記得一進去,屁股上就被打了一針。病房里只有我一個人,疼得我在地上直打滾?!?/p>

    還有一個女病人,曾經無端端在她背后踢了她一腳。但除此之外,她沒覺得醫院有什么不好,每天下午有唱歌跳舞的活動時間,她想睡覺,也沒人非拖她起來不可。

    十幾天后,楊剛和媽媽、大姑一起去看望了她一次,覺得還好。第二次,醫院就不給見人了,只管接收零食,說是封閉管理,否則會影響病情恢復。想辦出院,醫院不讓,押金也不給退,只好算了。整個療程下來,總共花了六千多,楊家堅持說,病情比進去之前反而加重了。

    11月11日,官方通報稱,魏縣精神康復醫院已對男護工郭某(右一)解除聘用關系,當地衛生健康局已組建專項調查組,進駐魏縣精神康復醫院依法依規開展全面整頓。16日上午,全現在記者看到,醫院一樓至二樓通道鐵門關閉,已經上鎖。但院長張付章(右二)與部分工作人員仍在坐診。圖片來源:網絡

    院長張付章的微信朋友圈顯示,6月21日和25日,他曾重復發布兩條消息,“急招護工五名,男女不限,年齡50歲以下,身體健康,勤勞有責任心?!贬t院大廳里公示的工作人員宣傳板顯示,全院僅有兩名男護工、一名女護工,還有一位男性負責生活管理。

    根據醫院提供媒體的一份情況說明,郭某的日常工作就是分管患者家屬送來的食品、零食,及其日常用品,同時也負責患者的日常服藥等。

    他和男病人同住二樓,女病人則住三樓,中間以鐵柵欄隔開,上著鎖,只有醫護人員才能打開。

    “2020年7月19日,所有患者和護工人員等,都上三樓活動場所娛樂期間,小雨從三樓下來到二樓找郭某要零食吃,郭某對小雨說別人的零食你別拿是誰的誰才能要,這時,小雨非要拿,并且用雙手抱住了郭某,兩人抱了約兩三分鐘,之后便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贬t院的上述情況說明寫道。

    04//// 外面的世界

    劉家院子。

    在自家的時候,劉雨晴會騎上電動車,去鎮上逛街買零食。爸爸對錢比較糊涂,也寵她,就往她手里塞一卷紅紅綠綠的票子。手機前前后后買了4部,400塊到1300塊不等,有丟了的,也有被夫家拿去用的。

    從小到大,劉雨晴都沒交過什么朋友。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在小賣部偷東西,被打了。村小讀到五年級,學校的男孩也沒少欺負她,說她是“沒媽的孩子”。爸爸只好帶她去基督徒姊妹辦的家庭學校,也沒讀下去?!皩W習別提了,成績不太好?!眲⒂昵缒霉P寫下村名,一邊不好意思地說,“這個字寫得太丑了?!?/p>

    秋收過后,家家戶戶門前,玉米堆了老高,有的扔在地上曬,尖尖頭已經生了霉斑。田里只剩低矮的青草,三三兩兩有人采著辣椒,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二三十歲的壯勞力,早就不會干這些農活了,不是跟著親戚外出打工,就是做點小本買賣。

    劉雨晴也想去看外面的世界,但是爸爸不讓。在本地,她找不到活干。

    原本說好,結了婚,就跟著丈夫一起出去下廠子,可是今年3月楊剛走了,也沒喊上她。上一次出遠門,還是十四五歲那年,拿著遠房親戚家孩子的身份證,去了青島的服裝廠。做的是出廠前的質檢、包裝,家人說她手腳慢。但她至今想起三千元的月薪,還是眼神放光。

    她喜歡青島干凈的街道,琳瑯滿目的櫥窗,還有海邊的氣息。她買了很多新衣裳,短裙、短上衣,爸爸覺得不好,怕她小小年紀交男朋友學壞。那時,一個親戚家的孩子要跟她處對象,她還很懵懂,后來卻發生錢被他冒名領走的事。

    少女時代的往事被塵封起來,家里人都語焉不詳?!膀_錢騙色”,大概是最言簡意賅的說法?;丶液?,大人們擔心影響不好,也沒對外聲張。后來對方來家里訂親,也就一口答應下來。過了一兩年,劉雨晴覺得實在不喜歡他,這門親事才算告吹。

    19歲那年,媒人給介紹了一個老實人,比她大6歲,對她挺好,也不讓她干任何活。但她一開始就不情愿嫁給他,跟爸爸吵了好久,爸爸總算同意她離婚。劉雨晴說,這也是一段性生活不和諧的婚姻,她把它歸結于前夫在性方面欠缺知識和經驗。

    與楊剛說“她不讓我碰”相反,劉雨晴說,她沒有不愿意。反而是她弄不懂,為什么他老要趕她走,“把我攆到他妹妹屋里去睡。有一次還往我臉上吐唾沫?!?/p>

    “你說的是出院前還是出院后?”飯桌上,大伯家的堂姐劉蘭問她。

    “出院后?!眲⒂昵缯f。

    “那你不冤?!眲⑻m恨恨地說。

    05//// 自主還是保護:智力殘障者性權兩難

    剛結婚時,楊剛也會帶著劉雨晴,和要好的發小、同學一起玩,但她有幾次突然不高興,非要鬧著回家。一位交游甚廣的有錢朋友后來告訴他,你媳婦是二婚啊,好一陣子他都接受不了?!霸缰朗嵌?,那我肯定不結啊?!睏顒偼麐屔砩先鰵?,“我可從來沒對小雨動過手?!?/p>

    可事實上,“村里二婚的女人不在少數?!碧酶鐒⑼f。而站在女性的角度,堂姐劉蘭則說,農村人都是婚后才開始培養感情,但男人三天兩頭在外打工,相處的時間其實很有限,這兩年農村離婚率也居高不下。

    7月25日,三個月住院療程一滿,家人接了劉雨晴出院。最早發現她有孕吐的人是楊剛大姑。婆婆帶她驗過B超,發現胎兒已經8周左右。據她稱,那段時間,小雨在跟一個男人微信聊天、打電話,隨后證實就是郭某。這部手機,一度被他們家給沒收了。

    11月10日,接受北青報采訪時,張付章評價郭某,“平時負責照顧病人,工作上還是挺耐心細致的?!睏顒偡Q,報警后中途他們再找過醫院,竟發現郭某還在正常上班,張付章當時也坦然地說,他就是我們的員工,在這干了三四年了。11日晚,官方通報才證實,郭某已被醫院解聘,警方也對他采取了監視居住措施。

    “你想想,一個正常人,就是給他錢讓他強奸精神病人他會干嗎,這次是兩個人自愿發生的關系,只有病治愈了兩方才有溝通,這是感情愛情來了?!睆埜墩抡f。這番話一經發布,在網上引起極大非議。

    可是要問劉雨晴對郭某的印象,她很猶豫,“這個人,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p>

    在2017年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主辦的兩岸殘障人權益保障論壇上,該院博士研究生張強介紹,聯合國2006年通過的《殘疾人權利公約》,是保護智力殘障者性權利的重要依據,中國是履約國之一,《公約》在中國也有直接的法律效力。

    張強曾就國內外對智力殘障者性權利的司法保護做過研究。他更支持英國采取的情境化認定模式。在2009年的R v. Cooper案中,英國上議院明確強調了能力的情境性:“很難想象有什么行為比性行為更個人、更情境化。某人一般不同意進行性行為,但他 / 她同意在特定時間特定地點與特定的人的性行為。自治賦予其選擇是否進行性行為的自由和能力。這與《歐洲人權公約》第8條規定的尊重私生活中的自治是完全一致的……2003年法案的目標是擺脫先前基于‘身份’的方法,該方法假設所有‘有缺陷的人’缺少能力,因此否認其進行自主選擇的可能性,同時無法保護那些因精神障礙被剝奪自治權的人?!?/p>

    “我國司法實踐中,與智力殘障者發生性關系,不論智力殘障者是否同意,一律定強奸罪的家長主義做法,忽視了智力殘障者的性自治,也不符合其最大利益?!睆垙姺Q。

    公益法律組織衡平機構發起人黃雪濤律師,代理過多起全國著名的“被精神病”訴訟案件。她同樣認為,心智障礙者和其他人一樣有性欲望,擁有性自主權和生育權,都應正視,不該回避。然而,中國現行法律中的民事行為能力制度,規限了殘障者的性自主權,他們的性自由權往往被過度保護,導致實際上的剝奪,出現自愿性關系被刑事化的現象。

    而另一面,心智障礙者的性侵救濟,也存在諸多困境?!氨热缡聦嵳J定上,如何區分其真實意愿,如何設定標準?在日常生活中,具有性自主權的普通人,遭遇性侵尚且很難救濟,同樣存在被父母過度保護,以及生育期望等問題,而像女性出軌這樣的話題,非殘障人士公開討論也有困難,”黃雪濤認為,重點不在智障與否,不能直接推定他們表達無能。心智障礙者和收容機構的老師和社群,同樣需要性教育,其中自主決策能力的培養,才是關鍵。

    “每個個體的殘障程度不同,不排斥有性需求,但是也要分階段、多個步驟才能促成。這一步對中國來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焙翩瞄L期從事殘障人士性教育工作。她坦言,對于心智障礙青年,目前也有異性社交的課程,但還遠未達到真實性行為的階段。性交以及結婚生子的需求只能說是個例,而不是絕大多數心智障礙者的核心需求。目前開發的課程更多是普及青春期生殖健康知識,訓練其拒絕有性騷擾嫌疑的“不恰當指令”,增強防范性侵害的能力。

    “在低收入地區,心智障礙領域的買賣婚姻,觸目驚心,女性就是生育工具。而換作高收入地區,她們可能會被家人強制絕育,省去撫養的麻煩?!秉S雪濤感嘆,“如果小雨這次不是因為懷孕,有人關心她是自愿還是非自愿嗎?自愿的話,沒人支持他們的婚戀;非自愿,也很難得到任何救濟?!彼|疑,在劉雨晴事件中,人們到底是更關心自己的財產與利益,還是關心(疑似)受害者本身。

    上述不愿具名的專家經辦過許多精神障礙者的意定監護申請。為了防范家屬不顧當事人實際的精神狀態和意愿將其送往精神病院,他們可以選擇另行指定監護人,但隨后家屬往往會提出投訴,要求撤銷原公證。

    這位專家表示,涉及刑事犯罪案件,尤其是就特定時段和環境下的某項行為能力(比如性自我防衛能力)評定,司法鑒定機構時常感到力不從心而拒絕,其結論可能存在一定的主觀性,不宜成為法官判案的唯一依據?!跋M麄€社會改善對精神病人的舊有觀念,在他們能夠獨立表達且不傷害公共利益的情況下,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意愿?!?/p>

    06//// 尾聲:父與女

    網絡輿論的風暴眼,沒有席卷劉雨晴。她的臉上,看不出波瀾,總是笑瞇瞇的。她近期擔心的是:爸爸都快七十了,哪天要是走了,她可怎么辦?回家路上,她看到他坐在副駕駛座上,捂著胸口,喘粗氣。幾年前,他突發腦溢血,留下腿腳不便的后遺癥,現在還有高血壓和高血脂。

    三年前,第一次離婚之后,有個聲音就住進了她的腦海,總是罵她“野種”。劉雨晴說,她知道那是誰,村里一個女孩兒,不比她大幾歲?!熬褪撬尫苛荷系娜藝樆N?。她的妹妹也送給過別人,她也罵她是野種。她非要讓我給她磕頭,否則就不出去。她還說不逼死我,她也不活了。我干嘛要聽她的呀?!闭f著,她自顧笑了起來,“這就是我的假面目,愛幻想些什么,所以有時候才會感覺害怕。真面目不愛幻想,就是愛發脾氣?!?/p>

    這個聲音笑話她第一次戀愛被騙,笑話她離婚,也等著看她第二次出丑;她給她老公楊剛磕頭,不讓她回夫家,還說他惡心她……劉雨晴抓了抓凌亂的頭發,把自己深埋進被窩里,不一會兒又探出半個腦袋?!拔覐膩頉]跟別人提過,做司法鑒定的時候也不敢說。爸爸只見我罵人,不知道我是在罵她,跟他說他也不信?!?/p>

    她轉過頭不再說話。在睡夢中,她就能擺脫糾纏不休的咒罵了。

    劉雨晴家中一角。養父是三十多年的基督徒。

    這是11月14日下午,沒有其他人在。過了一會兒,劉沐恩進了屋,端著矮凳,坐在門邊,遠遠地望著我們?!氨淼臅r候,小孩剛滿月,我給她弄個奶瓶泡奶粉,半個小時就喂一次……”他開口講起小雨的身世,從小如何跟著他受苦,他知道她一直想找媽媽。濃重的口音里,結尾反反復復一句,“不好找,是不是”。

    之前,劉雨晴還請人幫她發尋人啟事,報完姓名和生日,靈機一動,抬起自己的右腳底板,“看這兒,中間有顆痣?!眲宥髯谝慌蕴媾畠貉a充:“介紹人”叫王關西(音),以前坐過牢,腦血栓走的,生前一直是閨女在伺候他。

    1988年春節,鄰村有人來傳福音,劉沐恩信了教,從此每周日去做禮拜??勺詮那鄭u打工回來后,小雨就不再跟著他去了。村里七百口人,有三百多人信耶穌。隔壁大名縣有著中國第二大天主教堂,魏縣也屬于大名教區,信徒眾多。在老劉心目中,這都是主的恩典。無論飯前,還是閑時走在路上,碰到啥為難事,他都會禱告,這才感到一點內心的安慰:

    “不仁愛,不憐憫,不謙卑,就沒法過??嗟脹]法兒了,不靠主,寸步難行……”他喃喃著人的罪和耶穌的救贖,眼淚順著皺紋的溝壑滑落。他擤了一把鼻涕,甩在地上,過了良久,慢慢恢復了平靜和慈祥。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于正心_NB15800)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