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歷史解密:對越自衛反擊戰,我軍攻破越南女兵營地

    2020-11-23 18:14:18 歷史講壇家

    1978年以來,越南軍隊入侵我國邊境地區,占領我國西沙群島,殺害了許多無辜的漁民。此外,越南軍隊還向我們的西沙巡邏艦開火。越南的公然挑釁和侵略嚴重損害了中國的安全利益。

    不知道為什么,那一天剛好是1979年的“3·8”婦女節!

    3月5日,軍委宣布撤軍,我軍高平方向部隊準備回撤。為了保障我大部隊安全撤離,我師奉命在扣屯—納隆—班莊公路,班俊、納梁、納嫩等地區展開防御。但是,敵人并不甘心失敗,仍以特工為主,與殘敵、民兵相結合,每天夜里利用河谷、叢林、小路和我防御結合部、間隙地帶,以小股,多點,多方向對我進行襲擾。為此,我師組織了嚴密的環形防御,重點保證我回撤部隊的安全。白天,我們在陣地四周3—5公里范圍內,逐山、逐洞、逐溝、逐村反復搜剿;同時又針對敵人的襲擾特點,夜里開展卡道路,卡山埡口,設埋伏,堅決消滅潛伏之敵,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戰果。3月8日上午,連長莫長順命令我帶一個班和362團部分戰士組成戰斗小分隊,到后方供給基地拉大米。接受任務后,我班9名戰士分別攜帶輕機槍一挺、40火箭筒一具、沖鋒槍3支,半自動步槍4支準備出發。362團派來了17個人,帶隊的是一名只有20歲的小李排長,他們配備了輕重機槍各一挺,還有一門60炮。10點鐘,師后勤的兩輛解放牌卡車一前一后開上了納隆公路,我們準時出發。

    從我防御駐地(305高地)至后方供給基地大約20多公里,是一條不足6米寬的簡易沙石公路。經過前些日子的戰斗,公路沿線已被我軍控制,殘敵基本剿清。應該說,相對其它方向,此段公路較為安全。但考慮到我軍撤軍在即,加之路途較遠,我們時刻保持著高度的警惕,不敢有絲毫的馬虎。為防止發生意外,我命令戰士們把武器保險全部打開,機槍架到解放車頭,嚴密監視公路兩側沿線。公路破壞嚴重,到處都是炮彈坑和地雷爆炸后形成的大坑,很多被打壞的坦克和汽車都被推卸到路邊的水田里。我們的汽車時走時停,開了20多分種,才走了7公里。由于路況太差,前面小李排長的汽車尾部卷起狂風和漫天沙塵,把我們灌得滿嘴滿鼻子都是沙子,氣得我們在后面直罵娘。我用槍托猛敲車頭,命令司機把車開到他們前面去。司機剛加油門,忽然聽到前面的塵霧中轟的一聲巨響。不好,是手榴彈的爆炸聲,我手一揮,命令大家:趕快下車隱蔽!我們幾乎是連滾帶爬地下了車,很快隱蔽到公路邊一側的水溝邊。小李排長的車也停了下來。塵霧散盡,我看到他的車右側前輪已經被炸飛。小李排長手提一支沖鋒槍,朝我招手做了個手勢,我們全部爬了過去,向他緊急靠攏。畢竟,他是我們這支26人隊伍中唯一的當官的,我們得服從他的指揮。他一臉肅穆,爬在路邊的水溝邊,兩條腿都浸泡在水里面,額前冒著一層熱涔涔的汗珠,對我說,***敵入朝我們投手榴彈。還好,沒有人受傷。我們對四面進行了觀察—公路左側是大片水網田,無法藏人;公路右側是開闊的木薯地,一眼望不到邊,視野里并沒有一個敵人。只有前方25米開外有一小塊甜竹林寂靜得出奇,葉子很寬闊,甜竹長得胳膊一樣粗大。

    我說,這是偷襲,敵人就在那塊甜竹林。小李排長認可地朝我點點頭。我們把輕重機槍和60炮位架好,拉開戰斗隊型,對甜竹林開展五分鐘的火力搜索。甜竹林被我們打得塵土飛揚,竹子斷了一大片,但里面沒有任何動靜。于是,我們將兩組人馬分成四個搜索戰斗小組,兩組向河邊展開,兩組分別從東西兩個方向朝甜竹林實施包圍。我們幾乎同時在河邊和甜竹林發現了地道口。地道的進口和出口挖得很小,只能容納一人爬行而入。毫無疑問,強攻是不現實的。小李排長用步談機向團指揮所緊急請示,增援兩具火焰噴射器,被批準。我們加強了四面的警戒力量,其它人員全部在地道進出口四周埋伏。直到下午一點多鐘,團里派來的噴火兵才姍姍趕到,因為沒有汽車,他們是跑步來的。呼—呼—,兩條長長的火龍分別從地道的進出口兩端同時噴入。幾分鐘后,我們開始喊話:諾松空葉(繳槍不殺)、牙得衣(出來)!地道里死一般靜謐。半小時過去后,小李排長興奮地對我說,他媽的全背燒死了,你馬上派人下地道搜索。

    聽說要下地道,我們面面相覷,內心一陣顫抖。小時候,我們都看過電影《地道戰》,說實在的,想到電影中鬼子進地道的鏡頭,我非??植?。但我是班長,現在,當危險來臨之際,我只能身先士卒,否則,日后我無法在弟兄們面前抬頭。排長從皮套里抽出手槍,嘩拉一下頂上火,對我關切地說,地道里沖鋒槍礙事,這個好用些。我搖搖頭拒絕了,轉身膽顫心驚地準備下地道。地道口有一個弦圓,剛夠一人貓腰鉆進去。我雙腳叉開,頭頂道沿兒,剛把沖鋒槍在地道口試探了一下,砰—的一響,一棵子彈從地道中射出,打在我的沖鋒槍木托上。小李排長狂怒了,抱住一挺輕機槍,對準地道口摳住扳機惡狠狠地打空了一個彈鼓。

    我們依然又對著洞口猛喊:諾松空葉、牙得衣!牙得衣,諾松空葉!砰—砰—,地道里繼續對外打槍。小李排長氣懵了,對著倆噴火兵大罵,廢物,你們他媽的廢物!那個臉腮上有幾棵明亮麻點的噴火兵向小李排長解釋,地道內一定很復雜,否則,從這里到河邊的出口60多米的距離,兩技噴火槍下不應該有人生存。另一個噴火兵從背后的挎包里翻出一大包辣椒粉,滿臉困窘地對小李排長說,看來,只能用這個土辦法了。小李排長一臉的輕蔑,沮喪著臉罵他,這有個鬼用,有個屁用!!噴火兵肯定地說,這是越南最強烈的辣椒粉,一市兩就可以把一頭100公斤的豬辣死。前幾天我們在山上已經試過,對付復雜地道很管用。噴火兵套上防毒面具,把辣椒粉倒入挎包,用一根長長的甜竹桿挑著,沾上汽油點燃伸進洞內,另一個用噴火槍對著向洞口猛然噴氣。俄頃,地道內隆煙滾滾……大約過了十來分鐘,守衛在河邊的火力組那邊傳來沉悶的槍響,一個滿臉淚水鼻涕的越南中校一手捂著眼睛,一手捏著五四式手槍,嘴中呀呀呀地狂叫著從洞口爬了出來。因為眼睛無法睜開,他胡亂地朝四周開槍,負隅頑抗,當場被我戰土擊斃,尸體滾入河中。小李排長和我飛快地跑到河邊,他狂躁地大喊,不許開槍,給老子抓活的!

    不一會兒,從地道出口處又陸續爬出6名越南年輕女兵,她們沒有武器,全身赤裸,光溜得如同六條從地縫中鉆出的泥鰍。她們個個雙手緊捂著眼睛,下體通紅,黃黃的尿液點點滴滴地流出來……那一年,我18歲。應當承認,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真實地看見女人的裸體……真是感概萬千啊!我同樣有理由相信—在我們26位兄弟中,絕大部分都和我一樣,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見到異性的裸體。我們把上衣脫下來,撕去領章,讓她們穿上。但我們沒法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給她們穿,原因我們個個都是“滑筒褲”—在戰爭初期最艱難的穿插日子里,短褲早就被我們扔得不知去向。殘酷的戰爭實踐告訴我們,短褲絕對是長途強行軍的累贅。在黃昏的灰暗與混沌中,我們打掃完戰場,押著6名衣不遮體的越南女兵俘虜,向后方供給基地趕去……

    附記:文中的“我”原為陸軍某師361團三營機炮連戰士,親歷1979年3月8日發生在越南納隆公路捉獲6名裸體女俘戰斗,并榮立三等功?,F為桂林市某政府機關副局長。經我軍保衛部門查實,6名女俘為越軍第一軍區346師醫院醫護人員。被打死的男中校為該院副院長。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責任編輯:楊競_NB17023)

    熱門新聞

    金星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