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位56歲的食堂阿姨自述:和54歲的保安戀愛,卻被染上了艾滋病

    2020-06-09 07:41:18 小柏哥幽默

    自述 方姨丨編輯 小思醫生

    《故事來源粉絲求助,已授權做過改編》

    我今年56歲,現在深受艾滋病的折磨,我不敢告訴兩個女兒,怕她們說我生活不檢點,我又怕不告訴她們,突然有一天離世了都沒人知道。哎,這一切都要從我認識他開始說起。

    我是一個大公司的食堂阿姨,前夫多年前因病去世了,留下我獨自撫養兩個女兒,現在她們終于成家了,而我和大女兒住在一起。大女兒脾氣隨他爸十分的暴躁,家里哪個地方弄臟了她都會叨我半天,還好今年我找到了一份食堂工作,既能經濟上不讓她們幫襯,白天也可以不用待在家里。

    也正是在今年我認識了他,他是公司的保安,今年54歲,負責日常巡邏工作,每天中午也會來食堂吃飯。中午吃飯的人很多,不同于其他人打飯時的大聲吆喝,每次排到他的時候,他都很溫聲細語,主動說謝謝,我對他印象十分深刻。

    熟絡以后,每次家里或者外面受到的委屈我都會向他傾訴,他會輕輕拍我的肩安慰我,我開始深陷他的溫柔,以至于后來他向我告白時,我沒有猶豫的接受了。在一起一段期間后,我的身上開始長滿小紅疹,總是無緣無故的惡心,去醫院檢查后才知道我染上了艾滋病,我心慌了,連忙找他質問,等待我的是他的默認,原來他是被前妻傳染的。

    更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我沒等來他的道歉卻等來他以無法面對我為借口而躲著我。我抱著對他的恨意和鄙夷生活,同時也恨自己的天真,我不知道治病需要花多少錢,更讓我難受的是我不知道該怎么告訴兩個女兒,每次聽到大女兒說家里什么什么不干凈時,我總能聯想到她是不是在說我。

    在家里戰戰兢兢,在外面抬不起頭,這也導致我工作上的心神不寧,有一次給別人添錯了菜,他問我是不是有毛病,當聽到這個“病”字時,我不由的被嚇得渾身發抖,我就這樣惶惶不可終日。我沒敢把我染上艾滋病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上周社區有一個免費為老人體檢的愛心服務,大女兒提議讓我去,我嚇得連聲說我的身體很好,完全不需要。

    她讓我必須去檢查,很多病查出來才知道,我只好把自己鎖在房子里,憋著聲音啜泣,聽見她在外面嘀咕我老頑固,我再也憋不住了,放聲大哭。我不是不想告訴孩子,我是真的怕丟人呀,我不知道我還能這樣忍著堅持多久。我想知道,我到底該怎么治我這個令人齟齒的病???

    小思醫生科普:

    艾滋病的治療強調綜合治療,包括:一般治療、抗病毒治療、恢復或改善免疫功能的治療及機會性感染和惡性腫瘤的治療。其中抗病毒治療多采用多種抗病毒藥物聯合治療的高效聯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

    小思說: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這是多少老年人想要達到的境界??!可是對于那些兩代人仍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家庭,卻或多或少都存在因兩代人觀念差異,所造成的家庭沖突。文中方阿姨之所以不敢對女兒坦白,更多的是對女兒臉面的顧忌。那么這里就引出了一個我們不得不去思考的問題,那就是當我們這些做兒女的長大后,越來越掌握家庭主導權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顧忌下已然退居為“客人”的父母的感受呢?有顧忌不是壞事,一家人住在一個屋檐下,就是因為有了從心里產生的那種相互顧忌,才是一個家之所以稱之為家的意義。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用戶上傳并發布,本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服務。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關推薦

    熱門新聞

    金星棋牌